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all蓝】论职业选手如何扮猪吃蓝

#ooc致歉
#cp:叶蓝 黄蓝 翔蓝 韩蓝
其实还想写别的,这些能写完再说
#小学生文笔
#纯属自娱自乐
这篇略长
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2.黄蓝 【听说蓝雨的保姆级迷弟嫁给他偶像了】

许博远是黄少天小迷弟。骨灰级那种。其实不只是迷弟而已。但是他脸皮薄,当然不好意思讲什么告白无悔之类的。许博远觉得就每天跟黄少在一个屋檐下偶尔碰上了还能打个招呼就挺好的了。

梁易春他们都知道许博远对黄少天到底什么感情。

哪有迷弟天天看见偶像跟踩尾巴的猫似的跳起老高吓得手忙脚乱的?

哪有迷弟天天都早早来公司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踩点然后默默的路过偶像身边的?

哪有迷弟偷偷跑去贿赂食堂大爷在偶像来食堂吃饭的时候亲自掌勺的?

“哪找你这样的迷弟?我明天就进军娱乐圈。”在四人联合逼问许博远拒不承认后的笔言飞的吐槽。

但是说归说兄弟几个谁也没要逼许博远告白的意思。本人都不急他们急也白急。他们是不急,可是黄少天急啊。他早知道许博远喜欢他,在他感觉到自己也喜欢他之前一点吧。

“队长队长小许呢?我今天没看到他啊?明明每天都在三楼拐角的消防通道门口等我过来的。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啊?我要不要主动出击啊?”黄少天堵在门口跟喻文州絮叨。

“嘘……少天不要吵。小许也许只是今天起的晚点。”喻文州笑着安抚他“但是你们这么拖着可不是个事儿,蓝溪阁多少美女都喜欢小许呢。你起码也得让小许知道你是什么个态度。”

“可不是嘛!队长你说的有道理!我决定启用攻略B!我现在要去找大春问问小许他去哪了队长再见!顺便今天中午去食堂吧,小许今天会做很好吃的白斩鸡!”黄少天沉思了一下觉得在追蓝盆友面前,面子什么的都不重要。于是鼓足了一股劲儿就一溜烟跑没了影。就剩最后一句话慢慢悠悠的飘到喻文州耳朵里。后者笑着摇摇头“还不是自己不敢去非拽着我。要知道小许做两份不同的饭菜很辛苦的。”

“大春在嘛在干嘛?”黄少天窜到公会部门口露着个脑袋往里瞧。

“我在。黄少怎么了?”梁易春从里面出来了。

“哦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我记得我好像每次都在这个时间能碰到你们公会部的许博远啊,我今天没看他进门,怎么说也是本剑圣的粉丝是吧,我就好奇而已。真的就好奇而已哈,他……是迟到了么?”黄少天挠了挠头略微有点窘迫。

梁易春愣在那半天。对不起我没听清您再说一遍。等等……

我们的蓝溪阁总会长似乎发现了点什么东西。黄少这一大早特意就为了来问问老蓝人在哪???还每次都能碰见,这是碰不见了有点不开心???

“啊老蓝他请假了,他说不太舒服晚来一会儿。”吐槽归吐槽,梁易春还是一五一十的回复黄少天。

“不舒服?怎么了?”黄少天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那他什么时间来?中午会来食堂么?”

梁易春靠门口寻思半天,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半晌就问了一句“黄少……您这是扮猪吃虎?”

黄少天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干脆道“对!这是我的B计划!我还以为能等到博远他自己告白呢,现在看来还是得本剑圣上。我可是机会主义者,这是个多好的机会啊。大春啊你知道博远哪不舒服嘛?”

梁易春站在那都快石化了。怎么这就博远博远的叫这么亲切了??你们很熟?啊……好像是很熟……

“早啊各位。诶?黄……黄少?”黄少天身后许博远的声音传了过来。转头一看就见小青年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眼泪全圈在眼眶里。

“你怎么搞得?”这是梁易春。

“早啊小许!诶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么?告诉我我给你出头啊!蓝雨的人他也敢动?是谁是谁,本剑圣见他一次砍他一次!”这是将扮猪吃蓝进行到底的黄少天

“啊?”许博远有点没反应过来,眨眨眼睛,眼泪流的哗哗的“没人欺负我啊……黄少你冷静……”

“没人欺负你你怎么哭成这样?不是……你别哭啊……这样吧,本剑圣请你吃饭!开心不?开心吧!别哭了哈!”

“啊不不不不是……是眼睛有点感染……没哭……”许博远看着黄少天,视线朦胧间鼻子真的酸起来。他真的特别喜欢他。但他什么都不敢说。揉了揉眼睛,许博远侧身打算绕过黄少天跟梁易春进去,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大春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不是……大春你非要赶在我眼睛有问题的时候给我挤眉弄眼么……多大仇……

“等下等下。”黄少天拉住许博远的手腕。“嗯……嗯??”许博远没防备一个踉跄,回头看向黄少天……和他拉着自己的手。卧槽我今天不洗手了!明天特么也不洗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黄少天很坚决。他怕他再不说就不敢说了。他不是扮猪吃虎,他只是没那个勇气。万一他只是对每个人都好呢?万一他真的只是单纯的崇拜呢?万一吓到他呢?说好的绝对机会主义者,见缝插针见好就上,可是在攻略许博远上,黄少天完全没了分寸。“你别急着否认。你每天到俱乐部的时间是七点半,但我每次八点半到的时候都能看见你进门。我桌子上的零食每次都是我被采访的时候讲的爱吃的那些,虽然每个人都有可唯独我的不一样。食堂一三五日的菜码总跟板子上写的不一样而我正好一三五日吃食堂。包括每个周三周五中午喻队会跟我一起吃,恰好每次那两天白斩鸡味道都跟平时不同。而且每个一三五日你都值夜班不带早班。”

许博远愣了。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自以为做的很隐蔽啊……可是……职业选手就是不一样!尤其是黄少这种天才这都猜得到!

“所以我是不是猜对了?你是不是喜欢我?”许博远沉迷于黄少天无法自拔的同时,黄少天的问话到了。

“我……”许博远红着眼睛看着很可怜,酝酿半天也没敢说。黄少天看着他半晌,叹了口气轻轻的放开他的手。许博远低着头,眼睛疼得厉害。眼泪自来水似的流个不停。

后退了两步,黄少天妥协了。“我喜欢你。”
“给您添麻烦了我现在……什么?”许博远声音都在颤了,一边道歉一边就转身要走。听到黄少天的话一下子拔高了声调。

“我说。我喜欢你。本剑圣。喜欢你。听到吗?我。黄少天。喜欢你。”黄少天给他吓了一跳,无奈的一字一顿重复着。

“黄少你……你……”许博远你了大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脑子里一片空白。心脏跳的快蹦出来了。“我……我也喜欢你……”

“我早就知道。本剑圣的判断哪次失误过?诶诶诶??怎么哭了?不是我哪句话讲错了嘛?诶不是……你别哭啊……眼睛不好还哭怎么行啊我请你吃饭,请你吃饭啊你别哭了啊……”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把许博远搂在怀里,慌张的给人擦眼泪。

“都说了是眼睛感染……”许博远吸了吸鼻子,哭腔很浓的辩解。

黄少天说从未判断失误。都是盖的。他最失误的判断就是他以为他是个冷静的人。但是直到那天晚上他半途回来俱乐部取东西,途径公会部看见值夜班的许博远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各类广式小吃的做法,青年安静的趴在桌子上睡得很沉,胳膊下面压着蓝雨独家的访谈。他在采访时报过的每组菜单,百十来样许博远都记得很清楚。在本子右下角“黄少天”三个字上面,画着一个颤颤巍巍的心形。黄少天站在他身后很久,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他心里冲出来。默默的将衣服披在睡着的青年身上,黄少天翘着嘴角在他本子角写下几个小字。贤妻良母。我喜欢。

许博远。是黄少天这辈子栽的最大的跟头。还是他求着哄着自己跳进去的那种。

————————————————————————
我知道我很墨迹
谢谢你们能看到这
你们都是天使
谢谢!
即码,欢迎捉虫。
爱你们!




评论(5)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