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点文计划】

是这样的塞。咸鱼鸽手需要磨砺。所以开启点文计划。也算是给居然到现在也没得取关的小可爱的福利。其实是惊吓。对。然后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塞。


#先是抽三位。抽的方法是找我室友给随便划拉一下子。到谁算谁。


#接着是恰巧整数位关注我的小可爱。二十个一取。


#再然后是评论里面再抽两位。我渴望有人陪着唠嗑儿。


#还有三位是我这边QQ列表里面抽。


好。说一下我能写的圈子和cp


#全职。除了韩队 张副 义斩少爷 和新嘉世相关其他都能写。最顺手的是公会圈儿。尤其是蓝哥。


#盗笔。瓶邪黑花能写。黑花也许顺一些。


#凹凸。除了瑞金 安雷。瑞嘉相对顺手。


#我英。女性相关除外。这……没啥顺手的。


#第五。除了神棍组啥都星。


#王者。只出耽美。百里兄弟 信白比较顺手。


#我当摸金校尉那些年。(啊应该没多少人看这个。)官配都海星。


嗯……没了。


#开奖时间是一月一日元旦快乐。


开奖了我找你要梗要cp。我不开车先说好。


我文笔不太好。ooc也会有。主要是个全职高手同人写手。咱。掂量着来。不想我写不用回我就星。别觉得不好意思。我辣鸡我自己知道。


有些要是我能确定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来。我会找您换梗。


对不起我很垃圾还作这个死orz。


我先给真的会交我梗和cp的小可爱们赔个不是。


日常太阳一份ノ☀


晚安


【车蓝】狼【三】

#ooc预警!超高能预警!

#没得文笔。没得逻辑。【自暴自弃】

#大概是个毫无意义的中长篇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你来的太突然了,我得到通知的时候你飞机都快落地了,所以来不及安排宾馆给你,你先到我家来吧,我这边离公司也很近,你明天直接过去也比较方便”车前子把车停在了自家楼下,叫醒了后排昏昏欲睡的许博远。


“嗯……”许博远揉了揉眼睛,哈欠打的话都说不完整“我明明……前天就报了行程给你们总会长的……那就……打扰你了。”


车前子看着许博远红的跟兔子似的眼睛,还有眼底明显的乌青皱紧了眉头“你昨晚……”话才出唇他就眼见许博远脚下趔趄了一下,直接一头从车上栽了下来“是不是没睡!”嘴里没停,车前子前跨一步扶住了明显精神恍惚的许博远,后者也因为突然的踩空而惊醒,本能的攥住了车前子的衣角。一个双方都没料到的拥抱,紧紧环住的双臂,温暖的不真实。


“抱歉……”许博远局促的坐在车前子旁边的沙发上,双腿并拢,双手规矩的放在膝盖上,手里的半杯糖水还散着氤氲的热气。“最近没大睡好,精神有些不好……”


“得了吧,精神不好?我看你是神经了。”车前子白了他一眼,大刺刺的倚在沙发上,衣服拉链已经开了一半,露出一部分不算多健硕的肌体,看的许博远脸颊发红。出于礼貌他错开了目光,习惯的下移几分,却望见了车前子跨间微弱的凸起。


许博远身子一颤,本来有些苍白的脸色瞬间染成了潮红,惊惶的瞥了车前子一眼,迅速的错开了眼睛,一对浑圆猫瞳左转右转不知所措的有些可爱。车前子转过头来紧盯着许博远的样子,裤子又向上顶了顶。


“你……那啥……要不你先去忙,我,我坐会儿就行。”许博远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这也不是没见过,这时候竟然觉得车前子这么憋着憋坏了可麻烦了。这么想着,眼神还是不自觉的看向车前子两腿之间。


“你就这么看着我怎么去忙?”车前子笑嘻嘻的看着许博远,眼里全是算计“你自己看看你那脸,白的跟纸似的。”说着他便站了起来,附身凑近许博远轻声的补充了一句“但现在红了,特别红。把水喝了吧,好好睡一觉。”


许博远端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着,红晕从脸上蔓延向耳根、脖颈。车前子话语间喷出的湿气还留在他颈后,主人走后,慢慢的冷却,变凉,激的许博远一个寒颤。


他突然发觉他根本不了解车前子,他不知道车前子什么时候竟然变得如此陌生,如此的难以捉摸,甚至有些阴森的感觉。他的脸慢慢与电脑中的那个魔道学者重叠,没有表情的角色牵起嘴角,笑容诡谲。


许博远突然有些警惕了,微妙的预感告诉他这个家里可能会发生一些他极力回避和抗拒的事情,而更让他害怕的是他内心深处是期待和惊喜的战栗,而非恐惧和拒绝。


“老蓝,老蓝?”车前子坐在许博远身边,轻轻地晃了晃他的肩膀,后者半靠在沙发上睡的很熟,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身子歪了歪靠在车前子肩膀上迷糊着蹭了蹭。柔软的发丝撩拨似的划过车前子的耳廓、脸颊、脖颈。


车前子发誓,他已经开始念清心咒了,但是没有任何用处。许博远随便一个动作,对他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他心里比谁都知道,知道这条线还不是挑明的时候,他知道对方干净的就跟块水晶似的,他知道他的世界灰暗肮脏,但他没办法,许博远就像一块散发温暖和光芒的磁石,终其一生的吸引他,他疯狂的想要把他藏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照亮那些灰暗涤洗那些肮脏。他说不准会因此厌恶他一辈子,但他也想把他留在身边,也不贪心,就这一辈子。下辈子再也不会这样折磨他了。


车前子偏头看向许博远的睡颜,放松下来后的他眉眼柔和了,靠在他身上的样子格外的乖巧。车前子挺直了腰杆,冷静的,将许博远拦腰抱了起来。他的手机在裤袋里响起来,他没理会,将怀里的人轻轻地放到床上,抽出了自己的皮带,没有丝毫犹豫的牢牢地将许博远的右手与床架绑在了一起。他的动作过于粗鲁,许博远于梦境中挣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但他只见到了车前子的背影,只听到他裤袋里的手机催命似的震动。


天南星挂断了电话,觉得有些不对劲。车前子对待工作认真严谨,很少不接他的电话,也很少领了任务而不即刻复命。他多少知道一些,关于车前子对许博远那份近乎疯狂的爱恋。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想太多了,这人准是忙着殷勤心上人没时间接电话。 毕竟也没什么要紧事,他天南星还真不想做恶毒的王母娘娘。



———————————————————————

剧情?要什么剧情。没得剧情!【对不起我错辽orz】

谢谢你们看到这了。日常太阳一份请收好ノ☀

天儿冷了,多穿衣裳。感冒了就不得好了。比如我……我好难过。

乐乎万岁。别再吞它了。求求了。

终止墨迹。

溜了。


【车蓝】狼【二】

#ooc高能预警。超超超高能。

#是个中长篇大概。

车妹儿是我写不太出来那种变态orz。

#文笔不好,打扰你们。先给您各位赔不是。现在撤来得及 。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老车?”微草公会部办公室里,天南星敲了敲外面车前子的办公桌隔板“蓝溪阁的人到了你去接一下。”

“不去。”车前子头都没抬一下,防蓝光的金属边框眼镜给电脑屏幕映着,闪着斑驳的光亮,他嘴抿得很紧。

“蓝桥来了。”天南星走过来伸手关掉车前子的显示器,扫雷的界面一下子消失了。“就他一个人来的。”

车前子回头看了天南星一眼重新打亮了屏幕,鼠标随意的点在其中一个方块上,游戏结束的字样映在他没有镜片遮挡的眸子里,陡然漾起一丝冷意。“航班号发给我吧。”

“你悠着点啊。”天南星笑的像一只狐狸,“你别给人吓的一辈子都不来B市。”

“他又不是来看我的。”车前子轻轻嗤笑了一句,尾音压得很低,显得很可怜。他清楚,那对浑圆灵动的眼睛里,从来都没有他。

许博远提着行李一眼瞄到站在出口最前方的车前子心情反而放松下来。已经到这了,说句软话道个歉也不是什么难事,之前也只是找不到话头而已。这么想着,许博远义士赴死一般向车前子的方向奔去。

车前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他不知道许博远在想什么,但从他的视角看来,却仿佛是许博远正像个远行归来的旅人,愉悦的迎向因为思念而急躁的作为伴侣的自己。

可他很快冷静下来,虽然他也确实是出差而来,但只是路过,不管是从这个城市还是从他心里。留下的只有拉杆箱滚轮在地上拖行不稳的撞击声,一声一声的,重过了心跳。

“嗨……老车……”许博远喘着气,锁骨在帽衫衣领的阴影里若隐若现。车前子吞了吞口水,生化反应一般催化着想到了许博远在他身下红着脸喘着气,连唤一句他的名字都断断续续的,带着呻吟和眼里吞吐的水光。

逃避似的,车前子收起了自己露骨的想法,迅速的错开了眼睛。

落在许博远眼里却如同是车前子生气又受伤,心里没有来的犯堵。“那天……我……”

“走吧。”车前子在那句“那天”中杯弓蛇影的回想起许博远狠戾的语气,那是一把刀,刀口锋利平滑,狠狠地插进他的心脏,一刀接着一刀。

“滚啊!”许博远说。"滚远点!"

车前子坐在电脑前,心脏抽了一下,很疼。

"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车前子后退了,带着惶恐保持距离。他鲜血满身,不疼,只是有些难过。许博远可能看不到了,看不到他破碎的心脏里捧着的爱意。

车前子满足么?会么?会满足这种碰不得提不得的爱意么?他不会,不然他不会在这里。

“老车!”许博远抓住车前子的手臂,脸涨得通红。许博远好面子,但他认车前子是个好人,虽然属于不同的的利益集团,他依然想拿他当朋友。“那天是我不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吼你我……”

许博远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哪怕是车前子与许博远面对面的这个距离,也听不清他说什么。但这无法抑制车前子满心的喜悦,虽然在这份甜里夹杂的酸涩刺激的他心揪的很紧,他仍旧病态的自虐一般的反复咀嚼许博远口型里的句字“你别太在意啊,我那天心情不好才吼你的,你这人挺好的,我还挺喜欢你的……”

我还挺喜欢你的。

我挺喜欢你。

我喜欢你。

“没关系。”车前子笑了,他望向许博远的眼神,就像一匹饿的只剩一把骨头的独狼在看一只没有任何危机感的兔子,狂热贪婪,势在必得。


———————————————————————卑微哭泣。我拉低全网水平我晓得了。

好了我也不卖安利了。再说就烦了。卑微。

Anyaway

谢谢你们居然看到这了的。给您各位天比太阳ノ☀

我肯定不会坑的。但是更新频率这个……咕,咕咕不知道,咕咕不晓得。

明儿捉虫

溜惹!

【车蓝长篇】狼【一】

#ooc预警。大预警。高亮预警。

车妹儿是个变态。是变态。是变态。现在快撤。真的。来得及。快撤。

#是个脑洞长篇。保证不坑但是更新不定。咕咕咕。

#文笔不好您各位见谅。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众所周知的,狼是群居动物。而独狼是很难在一个又一个群体中存活下来的。为了生存,它爪牙锋利,体型未必健硕但灵活异常。它隐藏在风雪中,独自应对群狼冷漠戒备的眼神,也享受着猎物在自己爪下的惊恐战栗。


是日


许博远锁好宿舍的防盗门,背着沉甸甸的大包追着已经走到楼梯口的梁易春“大春,我们早上吃啥?”


“你想吃什么?”梁易春给了他一个“要什么自行车”的眼神。


“蛋包饭。”许博远一点不客气。“楼下老大爷那家。”


“你早晚变成他家蛋包饭。”梁易春难以理解许博远对于街边小摊蛋包饭十年如一日的执着。他甚至觉得或许除了支持黄少天,这是许博远为数不多的坚持了。


“诶,咱要去b市公访的事儿定了么?”许博远满足的挖着盘子里色泽金黄的蛋皮问对面端着面碗的梁易春。


“定了。你去。”梁易春放下筷子眼睛里多了一些幸灾乐祸。


“嘭”的一声,老大爷闻声端着大勺从后厨出来“诶哟许小老板嗳!你这是吃的不满意啊?”


“没有没有……”许博远讪讪的摆正了盘子猫下身子“大春儿,为什么是我?我跟中……”许博远话说了一半梁易春已经站了起来“走吧。要迟到了。”


“诶不是……你们是不是商量好了的?怎么你们都不去B市出差啊!”许博远是真的很难过。其实原本来说就算B市微草的中草堂跟G市蓝雨蓝溪阁关系不好,许博远也不至于这样噤若寒蝉,如履薄冰。


可就前几天他跟中草堂老冤家车前子线上活动杠上了,许博远生气之下直接从对事变成了对人,开着麦当着一群玩家的面给车前子损的祖坟都黑了。当时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甭管是敌是友,许博远在大家眼里一直都是个很和善的人,就连车前子都没想到许博远居然发这么大火。


其实一切都因为车前子的那一句“老蓝,你这种不解风情的人是不会有女朋友的。”许博远前一天才跟女友分了手,听完立刻炸了。


这一时冲动的结果就是车前子彻底从许博远眼前消失了,不管是网游里大号小号,QQ私聊群聊哪里都找不到他。


许博远是个好面子的,就算觉得愧对车前子也拉不下脸去找他道歉,就这样两个人从那天晚上就再没有了任何交集。竞技场也没人喊蓝桥春雪大战三百回合,野图boss大混战也见不到带着一群魔道学者非要集火蓝溪阁蓝河的了。许博远突然觉得有些索然。


可是不管许博远如何推脱,一周之后他还是坐在前往B市的飞机上盖着毯子睡的没心没肺。




———————————————————————

我写了个啥。啊我不知道。哭了。感觉我完全写不出那种我想要的变态感quq

考试忙死。更新不定。

谢谢你们居然在看。车蓝真的很好的。我写的垃圾单数他们真的很好quq。求你们爱他们。

给您各位比太阳ノ☀

好了我溜了。


【all蓝组】【周蓝】暗杀者

#是之前摸鱼的段子产出

#cp周蓝 杀手周x被害人蓝

#没什么文笔。给您赔不是orz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包涵。

GO

———————————————————————

“现在插播早间新闻。本市著名企业家刘先生于今日凌晨死于家中。经警方初步勘察判定为谋杀,被害人系一枪致命。具体情况警方还在调查中。下面我们来看下一条新……”周泽楷从浴室出来关掉了电视,漆黑的屏幕上映着俊秀的脸,眼眸低垂,薄唇轻抿,皮肤有些不常见光的苍白。

白色的遥控器放在桌子上,周泽楷围着浴巾坐在床上,手里是黑色的手枪。反复推拉弹夹的声音清楚地在房间中碰撞。

他是一名杀手,一名不像是杀手的杀手。除了沉默寡言性格果断枪械百科全书和一身的好功夫,他哪里都不像是一位暗杀者。

他的沉默寡言来自于不善言辞,超不擅长交际,连跟人对视过久都会脸红羞涩。眼神澄澈、为人和善,顶着一张天使的脸却做着死神的买卖。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入行,也没人知道他师从何处。他价码高的离谱,但收钱出手便都是百发百中。

周泽楷拉开窗帘,望向对面窗户的位置。那间屋子沙发上坐着一个人。那是他这次的目标,看资料是个富贵的公子,根据周泽楷的了解,这个年轻人平时安分守己乐于助人,不知道惹了什么仇家,直接上升到了杀人灭口的级别。周泽楷不善交际,他不过问这些,他只是拿钱办事而已。

把枪揣进口袋里,周泽楷走出了房门径直来到了对面酒店目标所在的房间外面,很有礼貌的,屈指敲了敲房门。一个礼貌的杀手,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放在周泽楷身上却不,他的礼貌甚至是一种艺术,一种下意识的,刻在骨子里的优雅。就算他现在干的是屠夫,估计也是一边听莫扎特一边杀猪的屠夫。

里面传来青年含糊的声音“稍等——马上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门被拉开。屋内的热气伴随着一股沐浴露挥发独有的甜味迅速充斥周泽楷的鼻腔,浴室的门大开着蒸汽不断地涌出来。青年披着一件外衣,发梢还坠着水珠,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

“您好?您找哪位?”许博远给走廊灌进来的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出言询问。

“许博远?”周泽楷把自己的注意力从那对浑圆清澈的眼睛里拔出来,确认着目标信息。

“是啊。你是?”许博远明显的一愣,他不认识这个人,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哪怕只是擦肩而过也不会没有印象的,所以他确信自己没见过他。

“咔”的一声,周泽楷没废话,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抵上了许博远的额头。冰冷混合着强烈的杀气自周泽楷眼眸直直刺入许博远的体内。许博远僵在原地,笑容一点点的变为惊愕然后开始出现恐惧。一对眸子颤抖着,瞳孔缩了又放,紧张的打量着环境和对面按兵不动的死神。

“你,你是谁?”许博远发觉对面的人不简单,他所站的位置不偏不倚刚好是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不是说拍不到整个人,而是只有背影,手里的枪被自己打开的门挡的严严实实。他盯着周泽楷一动也不敢动,眼里有些不知所措的迷茫。他不知道这个人到底要干嘛,是恐吓威胁还是当真要取自己的性命。

周泽楷。”周泽楷很老实的回答了,若不是手里的枪还顶在许博远脑袋上,许博远甚至会觉得有点呆萌。

这个名字让许博远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事情,他记起了每一封信件落款干净潇洒的字体,和搭配着的漂亮明信片。记起了他说的那些话。

“我很快就去你的城市看你,等我处理完我的事情。”

“等我,以后我只守着你一个。”

“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

“我希望我不会让你感到失望或恐惧。”

“我希望你也爱我,蓝桥。”

他说。

周泽楷这样说。

许博远颤抖着手,他不知道自己无法接受的究竟是什么。是他不了解的黑暗中的深沉爱意,还是连那份黑暗本身也看不穿。

迎着枪口望向周泽楷毫无波澜的眼神,许博远伸出了手,平行着,伸向周泽楷面前“你好,蓝桥春雪。”

周泽楷的眼神变了,似平静流转的星云突然的爆炸,带着刺目的炫光,片刻绚靡片刻沉寂,最后慢慢的重新归于混沌的流转。

许博远看着周泽楷,看着他上举了枪口,手上没有任何犹豫。

一声巨响携着劲风自他的额头闯进脑海,轰鸣着掀起一阵眩晕。

周泽楷收回了冒着淡淡烟气的手枪,一把抱住了许博远甚至略显单薄的身体,死死的扣住他的腰肢。“我来晚了,等很久了么?对不起……”

许博远没有任何回应,安静的靠在周泽楷怀里,眼泪都圈在眼眶里面可怜的要命。在他身后的墙上清晰的钉着一个弹孔,是周泽楷的选择。

过了好一会儿,许博远缓缓的摇了摇头“不久。很高兴见到你,也很高兴你选择我。”

周泽楷拉上了房门,捧起许博远的脸,珍重的,坚定的落下让他期待已久的那个吻。

枪王周泽楷的杀手生涯结束了。他有一笔生意做得很烂,一下子就砸了他的金字招牌。此后更是犹如人间蒸发一般不知所踪。但据坊间传闻,曾有人见到他与一位男青年走在街上,昔日冷面枪王竟笑的宠溺万分。但他二人究竟有如何暧昧的关系,却不得而知。


———————————————————————

也不知道我写的啥玩意……

谢谢居然看完的你们。给各位天使比太阳ノ☀

这也算是我码了很久的存货……欢迎捉虫

大学比高中忙多了是怎么回事。

哭了quq

好了我溜了quq

我欠好多债哇咕咕咕

【all蓝组对话流段子】【四】喻蓝 妖道

#继续乐颠颠摸鱼

#电脑坏了刚修好。下片儿就更了周蓝【gugugu.】

#对话流脑洞段子。喻蓝 正派道士喻x狐妖道士蓝

#纯属娱乐真的。

Go

———————————————————————

“道友……最近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身上妖气重的很。贫道喻文州,无意冒犯,只是想是否能帮上一些小忙?”


“道,道长客气了,小道无碍,道长您不必费心。”


“您 您真的不用跟着我了……”


“道友赎罪,贫道并非有意为之,只是这罗盘指妖还与道友同路。”


“这,这样啊……”


“小道友?小道友这夜半不眠,站在鸡棚前是做什么?可是发现了什么异动?”


“咳……道,道长啊……小,小道……”


“是妖?”


“诶……是了……道长您别收我,我一心向善的!我我我还来做道士了!平时也不吃生的,可到今天已经是十三天没见鸡了……”


“是道士又如何?还不是只狐妖?这世间不容妖道。”


“……那您……”


“贫道求大道渡乱世,今天便替世人渡你这妖劫。”


“我没伤过人的……道长……”


“狐媚最为妖邪,若放你归山,百年之后恐怕世间大乱。你就留在贫道身边吧,贫道助你渡过天劫,成仙入道,便不再为妖。”


“真的?!谢谢道长!可,可我以什么身份留在道长身边呢……”


“道侣。”


“好!……嗯???喻道长??”


“唤相公。”



———————————————————————

期中考试了我忙到死亡……

真好。

好的谢谢你们看完它。给你们今日份的太阳ノ☀

手机即码的。欢迎捉虫。

溜惹

不会坑的。但是更就……

咕咕咕咕咕?









【all蓝组对话流段子】【三】黄蓝 扈从

#今天也要摸鱼鸭【bushi】
#all蓝对话流段子脑洞,之后会写文哒!
#今日cp:骑士团长黄少天x扈从骑士许博远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彡▽`)ノ————————————

“我。黄少天。在此,以我手中的剑起誓。作为骑士团团长,恪守骑士的准则,保护国家和信仰,守护荣耀与王权。”

“我。许博远。在此,以我手中的剑与盾牌起誓。作为扈从骑士,恪守骑士准则。守护……”

“别紧张别紧张,捎照我刚才说的念就行了!加油加油!”

“对不起我……”

“怎么了还是太紧张嘛?没事没事,阿远你是我的人,当然不需要你上战场啊。我可以保护你的!虽然扈从誓言是要你冲在前面,可是我自然是不会同意的,所以你安心说下去啦!”

“不是,黄少我……我不想守护国家与和平,或者什么荣耀。我手中的剑永远指向你的敌人,我手中的盾永远在你身前。我是位扈从,但我……我也想做一位合格的恋,恋人……”

“阿远……那你也先把誓言说完下来,这些话怎么能在大庭广众说出来呢!”

“我……”

“这种话只能回家跟我一个人说啊!我是谁,剑圣!骑士团团长,你是我的扈从,是我的爱人,我的人怎么可以给全世界知道你有多好?那我再怎么厉害也是单枪匹马,万一他们都来抢你了我打不过怎么办。你这孩子真是一点脑筋都不动。”

“要是你也打不过……那我就先死在你前面”

“呸呸呸,平白无故的说什么。我在这,你不会死的。我看谁敢动你?你一定长命百岁。我黄少天在这,赌上骑士的荣耀。”


———————————————————————
是因为对话流的关系么……黄少话多反而显得有点弱气……还是我最近真的出现了什么诡谲的迹象???
但还是……黄蓝!不可逆!不能!
嗯√
感谢居然还在看的天使们,今日份的太阳请收好ノ☀
高数课偷偷摸的。晚上回来捉捉虫
溜惹√


【all蓝组对话流段子】【二】车蓝 囚徒

#摸鱼段子。等我一组摸完就写文儿
#cp:车蓝 心理罪犯车x狱警蓝
#↑咕咕咕
#千万千万别打我,我不正常quq
#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罪恶根源——————————
“许哥?许警官?这儿,来来来,我跟你变个魔术”

“上级有指示,你属于重度危险罪犯我不能跟你说话”

“别啊……我快闷死了,我死了上级也要骂你的。我藏刀了啊!自杀了——!!”

“你?!你刀藏哪了?”

“藏在你心里鸭”(*˘︶˘*)

“你明天放风儿取消。”

“诶别别别……许哥,许哥我能不能……”

“不能。”

“我还没说话呢!”

“我说了,你不能。”

“我说我喜欢你!”

“不你……欸??这,这个……你喜欢就喜欢吧……不用跟我打招呼……”

“好嘞”

———————————————————————
摸鱼快乐👌
谢谢居然看了的小天使,给你们比太阳ノ☀
我手机即码这么短大概是不会有虫的诶嘿!
别揍我我真的会写文的,不会咕的
溜惹!

【all蓝组对话流段子】【一】周蓝 暗杀者

#摸鱼对话流段子。被自己的沙雕震撼了。
#请问今天咕咕咕了么。咕了√
#cp组:周蓝 车蓝 喻蓝 黄蓝
杀手周x被暗杀者蓝
#摸完段子会用这个主题再写文的orz
#别揍我我不正常:)
#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啊敲分割线好累————————
“别动。”
“你……你到底还是要杀了我……你为什么做这个,你很缺钱?”
“不啊……有人买我……”
“哦——你缺钱赎身?”
“……不是……是有人买我杀你”
“哦……你不缺钱,可你还是要杀我?”
“……我手快,不疼”
“我反射弧短!他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
“你付不起……”
“贫穷不能成为抹杀我的理由”
“……抱歉……”
“没关系,我早知道。我爱你”
“我……我也爱你”
“那你把枪撒开……”
“本来就没弹夹……”
“……周泽楷!!”
“我在……”(◦˙▽˙◦)

———————————————————————
摸鱼真好嘻嘻嘻嘻嘻嘻
写的什么玩意……
待会儿接着摸
谢谢居然看了的小天使们,日常比太阳ノ☀
溜了!

寻求温暖

怎么回事
许哥给不了你们温暖么
为森莫我的列表怎么就一个个的从蓝雨脑残粉
变成兴欣霸图百花轮回微草虚空烟雨等等粉以及蓝雨粉了呢
求你们继续关注蓝雨
喻队给你温暖
黄少给你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