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幸运神

#是个天使蓝+幼化蓝的脑洞产物
#ooc有。真的有。对不起orz
#私设挺多。也许有些bug给您赔不是。
#我流甜饼。一发完的放送!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神界是什么地方?也只不过是浮在云端的人间罢了。别以为天使是好当的,有翅膀也没什么特殊待遇,照样每天上班要听领导唠唠叨叨,回家要听父母唠唠叨叨。

蓝河窝在办公室里看着他两对翅膀的上司跟他分析他这个月的业绩。对你没听错。天使也需要业绩,他们需要以各自的能力去庇佑和守护信仰神界的人类来换取业绩提升自己的能力。

蓝河才上任没多久,还只是个刚成年的小天使,就连仅有的一对忽闪在背后的小翅膀也明显比别人的小上一号。本来呢蓝河是还能在家里做几年安生少爷的,可他父母偏生都是不靠谱的天使,退了休就到神界各地去旅行十天半个月连个信儿都不给捎,蓝河也是生活所迫没办法只好了一到神律规定的天使上岗年龄就立刻参加工作以保证自己的基本生活不受影响。

蓝河家族一脉的天使能力都是回应祈愿。虽然比起其他的战斗天使或者治疗天使他们一族要弱很多,但相应的因为从不参战偏安一隅,危险性也更小。

蓝河从他上司办公室出来,拿着工作任务左看右看,看的他直皱眉头,翅膀都耷拉着。因为蓝河的年龄问题,他能回应的祈愿类型非常有限,这样的业绩自然也不容乐观。

不管是哪种天使的力量都来自信仰,所以像他们这种非战斗类的天使另一个任务就是去人间吸纳使徒来维持天使至高的神力。蓝河他们这一族在人间所降的祈愿回应被信徒统称为幸运神的庇佑。

蓝河这次正是被派下来做宣传的其中一员。可他是第一次下凡,他们族群又一向孤僻,连下界的传送口都跟别家的离得很远。自己一个人出远门让刚成年的蓝河多少有些忐忑。但工作是不能挑三拣四的,蓝河只好认命的锁门下界。

车前子今儿早上出门大概是没看黄历或者是踩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先是在门口被自己老姑姑拉着唠了会儿家常接着出来就错过了公共汽车,回头再去打车发现不仅钱包没带,连已经迟到了的会议要用的文件也落在家里了,现在正狂奔在回家的路上。

蓝河叼着棒棒糖正仔仔细细的砸吧着跟神界有什么区别就眼瞅着一团黑漆漆的人影跑了过去。蓝河的眼睛里骤然闪过一丝金芒随即咂舌“诶哟我的乖乖……这得倒多久的霉啊,身上这么黑……诶就你了。准备迎接神谕吧,凡人。”蓝河话音未落就看见前面那个人一个踉跄磕在路边的路障上面了。蓝河象征的捂了下眼睛“真疼。”然后迈着两条小短腿走了过去。

蓝河是才成年的天使,没什么信仰基础,到了人间神力很难补充所以为了节约神力以备不测和回应祈愿蓝河只好下界的时候就缩小成了幼年的状态,藏好了翅膀的他现在就是一个粉嫩可爱的小正太。大眼睛水汪汪的就连说话的声音都稚嫩的有些娇气。

“大兄……哥哥!”蓝河蹲下看着那个蹲在地上的人努力的装出一个小孩子该有的样子,歪着脑袋看着他“您没事吧?”

“没,没事……”车前子站起来收拾了一下周围散落的东西低头看蓝河的时候愣住了。大概是因为天使独有的基因,每一位天使都称得上是相貌昳丽。蓝河自然是差不了,加之他幼化的状态,更是天真可爱。

“小朋友,你一个人么?你家长呢?”车前子本能的摸了摸蓝河的头,尽量和善的问他。

蓝河眯了眯眼睛摇摇头“我妈妈叫我一个人回家,哥哥你没事吧?给你吃糖——”

车前子愣愣的接过包装漂亮的棒棒糖“谢,谢谢啊孩子。我没事。你快回家去吧。”

“好,那大哥哥再见。”蓝河弯着眸子,一丝金色闪电在他挥手回头之时悄然掠过他的眸子。

“车前子……”蓝河小手里攥着车前子的工作吊牌翻了翻,嫌弃的抖了抖“造孽哟怎么能给使徒盯上呢……这人看着还算面善,刚才那几句话听着也是个好人……别倒霉到出人命哟。就算以后不是信徒,也帮帮他就算是给自己攒攒工作经验好了。”金色蔓延全身,法阵从掌中缩小,全数套在车前子那张工作牌上。

车前子回家取了钱包文件,出门就遇上了公车,上了车一路绿灯的到了公司,又意外的被通知总经理有别的事情,会议推迟到下午了。
坐在办公室的车前子美滋滋的拆开了路上遇到的小孩给的棒棒糖感觉一身轻松。

碰到幸运神的子嗣,走点好运是必然的。

“哥哥——”第二天傍晚,车前子下了班下车走到街口的时候,一个稚嫩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诶又是你啊?在等人么?”车前子笑呵呵的蹲下捏了捏蓝河的脸,后者在心里咬牙翻了个白眼,东西没了自己都没注意,什么白痴……“哥哥你的东西落下了,妈妈说要我今天在这等你回来还给你。”说着,蓝河从自己的小口袋里掏出了车前子的工作牌。

“诶哟。”车前子接过来一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谢谢你啊小朋友,这个对哥哥很重要真的谢谢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蓝河。哥哥叫车前子!”蓝河没什么迟疑,笑的人畜无害,但当他看见自己的法阵在车前子手里一下子碎掉的时候,双眼就眯了起来。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上没走。

“对。”车前子看着蓝河软萌软萌的心都要化开了。“这样,我请你喝奶茶吧?算谢谢你还给哥哥的这个。”

“好!谢谢哥哥!”蓝河正愁怎么能跟在车前子身边看看能不能送佛送到西的收个信徒也给自己早日添对儿翅膀,真是说困就有递枕头的赶忙答应下来。

“蓝河你喝……”

“站那别动!”

车前子推门的一瞬间,蓝河眼看着一团紫雾轰上他先前置在车前子胸前工作牌上的最后一道法阵,稚嫩的声音立刻带上一丝焦灼,和着玻璃门炸开的声音显得有些慌乱。

车前子坐在地上,看着蓝河站在他面前,小小的身体前面是碎裂倾泻而下的碎玻璃,反射的阳光闪闪亮亮的,顷刻吞没了那不过一米二三的孩子,似夺命的星尘粉末。

“蓝河!”车前子的心一下子揪得很紧,若不是他紧咬着牙关,也许就要跳出嗓子眼了。

“别喊了,你离这儿远点。”蓝河的声音突然从他头上传来,车前子条件反射的抬头看去却空无一物。

“我不在你头顶!”蓝河稚嫩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帮帮忙兄弟,你快走成么?我回头会跟你解释清楚的。我不在不确定你会不会继续有危险,离开那!”

蓝河声音听起来烦躁而且急促,急到车前子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条件反射的从街角一路跑到了十字路口。

车前子站在那里,从傍晚到黑夜。天幕被墨汁染透,车前子蹲在路口的红绿灯下面,抱着头有些想哭。

是他要去那家店的,是他被保护的。是不是就是他害了那孩子……

车前子抬手想给自己一巴掌,朦胧间却看见蓝河稚嫩的脸上天使一般的笑容。

车前子已经知道蓝河不是普通人,可比起修复世界观,他现在只祈求蓝河能平安。不管蓝河是什么,他都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而已,那个递糖给他的孩子,那个特意给他送工作牌的孩子,那个挺身挡在他面前的孩子。

“神啊……”车前子最后没有等到蓝河却等来了巡警,无奈只好回家的他,坐在沙发上呢喃的念叨“我求你保佑他平安的回来……”

破晓的晨光里,一道光柱随着太阳突破云层的万丈光芒直坠入车前子家里。一道微弱的光环一闪而逝。

“还知道睡觉啊?”蓝河小小的身体端坐在车前子面前的茶几上,弯着眸子笑的世界为之心动。

“蓝……蓝河?!”车前子听到动静一骨碌爬起来,然后“嘭”的一声摔在蓝河脚边,吓得蓝河一缩脚直接跳上了桌子,疑惑的上下打量呻吟着爬起来的车前子。“挺正常的啊……使徒就那一只已经死了,也没什么魔法的波动……那这是正常犯傻的范畴了?”

蓝河吐槽吐的正开心,下一秒就被人一抄腋下直接抱了起来。车前子在蓝河惊异懵逼的目光里翻来覆去的看了蓝河上上下下好几遍,在要掀衣服的边缘试探时被蓝河状似要杀人但并没什么威慑力的眼神瞪了回来。

“你干什么?”蓝河站在桌子上,稚嫩的声音冷了很多。他毕竟是个成年人,装嫩装嗲实在不适合他一个大老爷们干。反正车前子也铁定知道自己绝对不是普通人,恶心自己个也没多大意思,蓝河索性就冷了一张脸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子上摆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结果还没等蓝河准备传播些神的恩赐一类的吸纳信徒,下一秒就给车前子直接拥进了怀里。

蓝河现在本就身材娇小,车前子直接就是给他抱离了桌子,因为双脚悬空,蓝河不得不抓紧了车前子的衣裳。脑袋靠在车前子肩膀上,蓝河敏锐的听力非常清晰的听到车前子平稳有力的心跳。刚成年的天使少见的一下子红了脸庞。

“没事就好……抱歉,谢谢你。”车前子重新把蓝河放回桌子上,勾起嘴角,眼里闪烁的真诚让蓝河这个见惯了审判天使身上圣光的天使都觉得刺眼。

“不客气……”蓝河别过脸去,拨了拨头发遮住泛红的耳尖。这人类真奇怪,离他近了心跳都有些紊乱。

“蓝河啊,你到底是……是什么……人?”车前子坐在沙发上寻思寻思从冰箱里翻了两罐啤酒,看了看蓝河摇晃着脚四处打量的样子,摇摇头又换了盒牛奶递了过去。

“谢谢,你一大早的喝酒啊?”蓝河接过牛奶叼着吸管含糊的问着。

“啧,个人生活习惯。”半罐啤酒灌下去,车前子舒服的眯了眯眼睛“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蓝河放下了奶盒,舔舔唇上的奶渍神秘兮兮的凑到车前子脸前“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么?”

“不信。”车前子坚定而干脆的声音砸的蓝河一个跟头。

“为什么?”

车前子耸肩,指了指柜子上的圣经。“你去量量那顶上灰多厚,我信心,不信命。”

“哦?”蓝河敏锐的捕捉到了车前子略有些躲闪的目光似笑非笑的抱着肩膀狡猾的像个小狐狸,“你昨晚……是不是向神祈祷了?”

“我……”车前子想说什么可脸上一红又咽了回去“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收到了啊。”蓝河吸扁了牛奶盒,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你的祈祷是我神力的源泉。换句话说,昨儿晚上是你救了我。”

“你,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不是那种电视小说里经常有的什么捉妖人,或者道士一类的?”车前子听的云里雾里,他预感似乎新世界大门要被打开了。

“当然不是。我是名天使啊。”蓝河说这话的时候,人端坐在桌子上,圆圆的小脸有些婴儿肥,大眼睛水灵灵的,身上还套着一件毛茸茸带着兔耳朵的帽衫。车前子上下打量半天,对此持怀疑态度。

“这天上有个神界,生活着各种天使。我是派下来传教的,你是我下界就碰到的倒霉蛋。我发现你身上依附了一只魔界使徒,虽然很弱但却很难缠。我不是战斗天使,我的能力是回应祈愿,你昨天希望我平安,所以我实现了你的愿望。使徒就死了,我也就平安回来了。”

“你……你能实现愿望?阿,阿拉丁神灯?”车前子有点接受无能。

“什么灯?干嘛的?”蓝河关注点很奇怪。

“不不不,你是天使。来,来劝我信仰谁?上帝么?”车前子把思维拽回了正轨。

“不,是信仰天使本身。信仰我们能够保护你,让你幸福,赐你好运。人类的信仰是我们天使力量的源泉,只有被信仰的天使,才会有高人一等的实力,然后可以庇佑更多的人,然后越走越高。”蓝河通情达理的摊了摊手“我只是才刚成年的天使,神力有限,能帮你实现的祈愿也很有限,你不想信仰我我也不强求你,你只要能信仰天使的存在,认同天使的庇佑,也是帮了大忙了。”

“你是说如果我信仰你,你就会变得更强大?天使很需要强大么?”

“你这话说的,你上班不需要业绩么?”

“这样啊……等等。”车前子打量着蓝河稚嫩的面庞“你说你刚成年……你们神界都几岁成年啊?”

“我是为了保存神力才变小点的!”蓝河在神界就最不喜欢别人看不起他年纪小,听着就气的直跳脚“我们天使会在成年的时候定格容貌,死的那一刻才会老去。我本身也是个成年人了,最多看上去比你小个三四岁而已!”

“那,那你给我看看呗”车前子突然笑嘻嘻的摸了摸蓝河的脑袋。

“看什么?”蓝河不明所以。

“你到底长什么样子,我总不能以后说祷词的时候,对着你这么个小屁孩吧?我又不是找丘比特……”车前子没说完就见蓝河跳下了桌子。

一团刺目的金光从蓝河头上亮起,慢慢的勾勒出一个光环,然后荡起一圈圈的金光,一双巨大的洁白羽翼夹杂着无数从天而降的金粉和柔软羽毛在车前子面前合拢再猛的展开。

车前子先是对上一双鎏着绚烂金芒的深蓝色眼睛,宛若九天银河流入眼眸,然后从金光里飘出的长发如水一般倾泻在圣洁金纹的白袍上。

车前子看着那对眸子扑闪着漂亮的睫毛,那双眼里带着些狡黠,声音是少年独有的清亮却沾染了不似人间的神圣。“吾乃幸运神之子嗣。人类,你可愿接受幸运神的庇佑?”

车前子看着蓝河悬停在空中的样子,感受不到什么威严可他的声音却开始颤抖“蓝河,你们天使是不是真的有个叫丘比特的?”

“有啊。你想求姻缘?那小鬼机灵得很,很不好相处的。我可说不上话。”蓝河收住了翅膀,落在车前子身边。

“不求。”车前子喃喃的看着蓝河嘀咕“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哦。”蓝河没什么表示。“看你也看了,你到底要不要信仰天使?”

“你能实现愿望是么?”车前子岔开了话题。

“是啊。但我刚成年,你也看见了,翅膀就只有一对,能回应的祈愿数量有限,你别刁难我啊。”蓝河天使的直觉告诉他可能有些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我想要养一条龙。”车前子淡定的说出了愿望。“能做到我就信仰天使,也信仰你。”

“人间没有龙!神律规定你们不能养龙!”蓝河气的羽毛都掉了两根“你这什么猎奇愿望。”蓝河本想直接走人,可专属信徒什么的,诱惑力太大了,蓝河只好耐着性子引导“你换一个别的。我试试看。”

“好啊。”车前子很好说话,立刻改了口“你留下来让我娶你。我永远信仰你。”

“你说什么?!”蓝河白皙的脸上出现了圣洁以外的红晕,整个人都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是个天使!你,你这是在亵渎神灵!”

“那我的龙能挑颜色么……”车前子为难的敲着下巴。

“我……”蓝河刚成年的心受到了勾心斗角惯了的人类的裹挟。

“你,你喜欢我?”蓝河收了翅膀站在车前子面前认真的问。

“我爱你。”车前子伸手撩起了蓝河耳鬓的发丝。“所以信仰你,也信仰爱情。”

话音未落,霎时间浓郁的金光已经从车前子身上冒起,源源不断的窜向蓝河。这时蓝河身后原本已经隐藏的翅膀陡然张开,紧接着在那对已经巨大了很多的羽翼下面,又生出了一对中等大小的双翼。

如果幸运神的子嗣本身受到了来自自己的庇佑呢?

庇佑自己的爱情,庇佑自己的恋人,实现的是自己的愿望,也是心上之人的愿望。

“蓝河。”车前子摇了摇身边迷迷糊糊的人。“起床了。我们的电影快迟到了。”

“没事——”蓝河明显没睡醒“哥哥我带你飞过去。”

“是么?”车前子失笑,亲了亲蓝河已经剪短了的利落短发“私用神力不是犯法的么?快起来,我开车不比你飞的慢。”

“说你爱我。”蓝河拽住了已经起身的车前子的领带。

车前子抬起蓝河的下巴交换了一个深吻。

“我爱你。我的神。”

———————————————————————

手机码字使我失智。我的手划了个超深的口子,打字很不方便。码了一个多月才码完。您各位见谅。
出产我流甜饼。
文笔渣的还请各位体谅。
我即码。欢迎捉虫。
没屁放了。
溜。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