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中段空白区【十七】(哨向Pa)(长篇)

#我组哨向私设奇多。
#应该不会掉落其他cp了但是我会写番外谁知道还有多大的脑洞。
#ooc像车前子爱蓝哥一样爱我。
#全网最低文手水平了解一下。
#纯属自娱自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许博远被迫在霸图前线主殿呆了两个多星期,直到车前子见他摊在椅子上排骨能吃一碗,膝上北极狐毛发油亮一脸餍足,记忆正常该认识的都认识之后,才跟着许博远一起从霸图返回蓝雨主殿。
 
本来许博远脸皮薄,哪肯跟车前子一起回去。他是已经接受车前子了,可也拉不下这个脸来跟人家说什么结婚之类的事情。所以在许博远纯情的向导观念里,他跟车前子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可车前子不干啊,许博远的优秀他比谁都明白。追他的人本就不少。自己这一个多月忙东忙西的也没什么准备。现在求婚绑定注册?那当然不行,传统哨兵一定要注重仪式感。许博远对他的态度已经亲近了很多,但依旧是模棱两可。
 
车前子真的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他怕他们分道扬镳之后,回去分殿许博远跟人跑了怎么办。加之前些天跟许博远分开那几日许博远遭的那些罪都让车前子恨不得整日整夜拉着许博远的手。他现在都想拿根绳给许博远拴上,不在身后跟着看住怎么能行。于是死皮赖脸说这些都是因他而起,非要跟着回去赔罪。许博远本来就心态迷茫也懒得管他就任他跟着回了蓝雨。
 
他从霸图回来的路上就第一时间告诉了忙的焦头烂额的梁易春。他们这位话很少的执事大人只说了五个字回给他。

他说“知道了,等你。”于是许博远刚从车前子机甲上爬下来,就看见梁易春带着他们一帮兄弟在蓝溪阁门口站的那叫一个整齐。

许博远乐了,站在前面蹬着机翼极狂的道“哟,都站门口夹道欢迎呢?”结果还没等他享受到皮的乐趣,笔言飞系舟两个冲上来左右各攻其上下两个方位,一下子就给许博远摁地上了。

笔言飞一巴掌不轻不重的拍在许博远脑后“让你出去干嘛?玩命啊!是哪个说会小心的!”“诶我日你轻点啊!这不是回来了么没缺胳膊没少腿你再给我打出点毛病来。”许博远空出一只手来扒拉着自己的发型满不在乎。
 
笔言飞气结。许博远这人哪都好就是倔,他认定的观念八百个黄少天都说不回来。明明看着挺乖的人,这毛病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刚想说他两句,却突然感觉一股极具威胁的气息从背后传来,立刻转过身去就见车前子一对泛着些许碧色的眼眸冷冷的盯着他,肩上蹲着一只巨大的猛禽。

笔言飞的精神体是蛇,这辈子最怕看见大型猛禽。当下一个激灵往旁边靠了靠。车前子拉起许博远圈在怀里,威胁似的瞪了一眼站在旁边一副没眼看了样子的系舟。
 
梁易春走了过来,把许博远从车前子怀里刨出来,扫了一眼许博远颈间见临时标记已经消失脸色才缓和了一些“你先进去歇会儿,我跟他谈谈。”
 
许博远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想问梁易春谈什么。笔言飞已经拉着他往门里走了好几步了,他虽然跟车前子还磨不开面子但还是回头看了好几眼。车前子却没事人一样勾唇向许博远露出了一个无比欠揍的笑容。
 
梁易春目送许博远半推半就的跟着笔言飞他们进去,转头看向车前子“跟我来。”

车前子看他一眼没动地方“去哪?”

梁易春压根没回头,似乎觉得车前子会一直跟着似的大步往前走着“许博远是我弟弟。你以为动动嘴皮子就是你的了?”

“这算是求婚试炼么?”车前子两柄短刃已经反握在手,腰间短枪闪烁着蓄力的光芒。
 
梁易春侧了侧头没说话。在空旷的格斗场停下了脚步。“你是主侦察的,我不难为你。全息模拟,在场景里找到我就算你赢。”

“好处呢梁执事?”车前子笑意盈盈,肩头的猎隼已经振翅而起,在空中盘旋。

“没有好处。”梁易春冷着一张脸道“开始。”
 
模拟点发出机械律动的声音,一处废墟在两人中间展开。梁易春瞬间就没了踪影。车前子一双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碧色,似夜猫般转动,捕捉周遭的一切。
 
许博远待在大厅里,看着笔言飞他们几个是越看越不对劲,越想越奇怪。笔言飞没什么表示,但是系舟给他盯得发毛。于是趁着笔言飞出去找人的功夫,许博远终于从系舟那威逼利诱的套出来点话。

“是执事不让说的,说毕竟是中草堂的人,就算他是个不怼蓝雨的也得看看他有多大本事。”系舟看着趴在桌上的北极狐利爪弹缩,一五一十的全给倒出来了。
 
许博远愣了两秒,红晕从双颊蔓延到耳根“我跟他没关系!我那时候建立临时标记是为了救他,难道我眼睁睁看着他狂躁神游到死么?”

系舟看着许博远,摆出一副“你随便说你自己信么反正我不信”的样子问道“那你现在要去阻止他们么?”

“我到那也该打完了。大春 不会下杀手的。没关系。”许博远脸上红晕不减,反而下延。他明白梁易春这么做就已经是认可车前子了,虽然他清楚自己就算得不到兄弟们的认可也依旧会跟车前子有个结果,但能得到自己当成哥哥的人的认可和祝福,许博远肯定更高兴。
 
可这一次车前子赢了就会来跟他讨标记么?想起车前子那双深邃的眼睛笑的弯弯的一条星河的时候,许博远藏在发间的耳朵烫的要冒起白烟。
 
梁易春他们两个倒也没耽误太久。梁易春是正面作战的前线哨兵,本就不善于隐蔽,车前子又是侦察强项,这场比试就是梁易春发泄一下心中不满的渠道而已。许博远跟着他可没少受罪,总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把人交出去吧?许博远是他们最优秀的向导,想要得到最好的,怎么说也要吃点苦头。没过多久,车前子的两把短刃就轻易地封锁了梁易春的去路。
 
但梁易春可没有履行‘找到就算你赢’的规则,压着车前子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好不容易停手了也只说了一句“如果以后许博远过得不好,揍你的就不是我一个了。”
 
车前子揉着腰灰头土脸的爬起来,满脸傻笑“多谢梁执事指点,我可以去见博远了么?”场景带着机械声音飞速还原,梁易春迈出格斗场,向大厅走去。车前子跟在后面,猎隼在他肩头兴奋地直打颤。
 
他也知道梁易春的意思,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别的意见。取得许博远这些朋友同事的信任和好感也是车前子这次非要跟着来的一个重大原因。

作为一个有仪式感的传统哨兵,车前子认为在亲人朋友面前,求婚时的幸福感会被无限放大,承诺也更让人信服。

许博远是他爱的人,最值得被疼爱,最值得被重视,最值得被花心思。所以他值得最好的一切。


————————————————————————
下片儿结婚。两番外一车蓝一春星。我觉得没毛病。真的马上要写完了。开心死了。
顺便大春跟许博远这皮孩儿真又当爹又当妈操碎了心hhhhhhhhhh
不仅要给人生大事还要给硬吞口狗粮。
谢谢你们这些小天使还在看。给你们比心。
我即码,欢迎捉虫。
那就没别的屁放了。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