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黄蓝】捡兔子

#是黄喵咪少天跟一只小小小小小兔子许博远
#ooc有的真的有的抱歉
#半夜摸鱼无脑卖萌甜饼
#纯属自娱自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自助拉线————————————

黄少天是一只高傲而完美的猫主子。皮毛油亮胡须整齐尾巴蓬松牙口锋利。作为一只猫咪爱好不算广泛。耍毛球追尾巴晒太阳和最重要的——逡巡领地。

黄少天今天心情不太好。他吃完了早餐的鱼干坐在玻璃门前晒太阳舔爪子的时候,抬眼在院子,这个黄少天认为完全属于自己的领地上发现了一个白球。球很小很白很蓬松,上面立着两只长耳朵,后面还跟着一只小小小白球偶尔颤动一下。是一只兔子。

黄少天甩着尾巴伸出指甲开始不悦的扒门。

“铲屎的还不放我出去!已经有兔欺负到我头上来了!这我能忍么!真是岂有此理,我要出去咬死他!本喵不伸爪子他以为我是哈喽凯蒂喵喵喵么!”

门被推开了,黄少天尾巴抡圆了跳步起身后腿一登“喵——”的一声蹿起老高,半空转腰落地直追那只还在蹦蹦跶跶的小兔子。锋利的爪,锋利的牙通通闪着森然的白光。

许博远抖动了一下耳朵,惊恐的回头看向极速而来的大猫,浑身的毛都炸起一截,整只兔又蓬松了几分。顾不得嘴里还嚼着的半根草叶,他迅速的开始逃窜。

“有老虎啊QAQ要被吃掉了!”

许博远这只娘胎里才出没多久的兔子怎么跑得过连鸟都能扑到的一方霸主黄少天。连续三次转弯被截住被迫突然进行转向的许博远已经精疲力尽,后腿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

终于在黄少天又一次飞扑下,直接被扑进了他怀里。许博远一个踉跄狠狠地摔在黄少天脸前。

猫的玩心一向很重,黄少天扒拉着小小的一个白球,凑过去闻了闻许博远的……屁股。粉色的鼻尖正冲着许博远的一小撮小尾巴。

许博远一个激灵蹬腿一脚踹在黄少天脸上。黄少天愣了一下,许博远也愣了。他没敢回头,颤巍巍的又伸脚轻轻点了两下刚踹过的位置,感受了一下发现真的是黄少天之后,吓得直接趴在了草地上。

黄少天举着爪子洗了洗脸,压抑着心中的愤怒,高傲的抬着下巴踱到许博远面前。结果这兔子一眼也没看他,埋着脑袋瘫在地上整只兔都一抖一抖的。

黄少天看着刚还是一个球现在就变成一个饼了有些好笑。

“喂,兔子。你知道我是谁吗?看你不大也许不知道我的名讳。诶不对,你妈妈爸爸没告诉过你么?谁让你进来我的地盘的?本喵活了这么久还没人敢在我眼皮底下跑到我的领地来大摇大摆的散步。你说你要怎么让我不生气嗯?”

许博远还是没抬头,也没回答黄少天。他正在努力的往嘴里塞着草,嚼都不嚼就狼吞虎咽的吃着。

“喂喂喂,我跟你说话呢,你一只兔子是很狂啊,竟然敢无视我。我跟你……”黄少天话没说完,就看见面前的小白饼动了几下,两只毛茸茸的长耳朵又一次竖了起来。接着一颗小脑袋抬头看向了黄少天。红红的眼睛里闪着泪花,小小的鼻子因为害怕不停的抽动,嘴里塞的满满的还在不停咀嚼着什么。

“我,我我我吃饱了!”许博远前爪抱着自己的耳朵尽量削减存在感“你,你可,可以吃掉我了!”

黄少天愣了,他盯着小兔子红红的眼睛突然有些愧疚。这么小一只兔子会一个兔出现在外面,被猫追了也没有同类来帮帮他,他的生活想必不太好过。黄少天看着许博远艰难的咽着他刚吞进去的一大团草叶心里挺不是滋味。

“谁说我要吃掉你了?我有那么凶么?你们兔子有什么好吃的。毛比肉都厚。而且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算上耳朵也就才这么一丁点大,都不够我塞塞牙缝的。我干嘛还要麻麻烦烦地吃掉你。”

听黄少天这么说,许博远的红眼睛一下子迸发两道亮光,耳朵一下子支棱起来。

“真的?!你不吃我,也,也不咬我?”

许博远蹦起来给黄少天一个拥抱,虽然他已经尽量立起身子可还是只抱住了黄少天一只前爪,按着黄少天的前爪,许博远由衷真诚的感谢着“谢谢你猫先生!你真是一只好猫。”

“哼。我当然是好猫,这看外表就已经很明显了,毕竟我是一只表里如一的猫。兔子,我的好还多着呢。跟着我混,以后有你谢的。”黄少天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还一副冷酷的样子舔了舔前爪。

许博远星星眼抱着前爪立着“好,好酷啊——”

黄少天轻轻咬住许博远后颈给他提了起来径直带进了屋子。小心翼翼的把许博远放在自己的猫窝里,黄少天轻巧的跳上厨房的桌子叼了两块自家铲屎官切好的胡萝卜。

刚放下胡萝卜没了占嘴的东西黄少天立刻又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你以后就跟着我混。我保证天关你都有新鲜的蔬菜吃。要什么有什么梦想全实现那种。你乖乖待在我身边,这一片儿就没有动物敢欺负你。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哪个敢动我地盘的一根草。”黄少天说到这瞥了一眼四脚朝天啃胡萝卜的许博远语气有些无奈“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以后都不许吃院子里的草!我给你什么你吃什么不许有异议。”

“谢谢你,猫。”许博远放下胡萝卜,认真的看向黄少天琥珀色的浑圆猫瞳。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滚倒在许博远身边舒舒服服的躺好,眯起了眼睛。“别以为我是白养你的。我可从来都不干这亏本的买卖。”把头撂在爪子上枕着,黄少天饶有兴味的看着含着那口萝卜紧张的忘记吞咽的许博远飞快的在他竖着的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猫头凑近许博远脸前故意吓唬他“你还有很多使命,比如作为我的就后备粮,如果那边那个两脚的铲屎的不给我饭吃我快饿死了,我就吃了你!”

“好。”黄少天没想到的是,许博远竟认真的点了点头温顺的垂下了耳朵。“毕竟我吃猫嘴短。而且你现在不是不吃我么。”许博远看着一副“这兔子有病”的样子的黄少天耸了耸鼻子凑过去,费力的立起身子凑过脑袋在黄少天嘴上点了一下。

黄少天没反应过来,他居然被一只兔子亲了??看着许博远蓬松的白色长毛,通透的红眼睛和紧张的直抖的小爪子,黄少天舔了舔嘴。嗯。是很讨厌的胡萝卜味。可还有很好闻的兔子味。

我喜欢吃鱼。但我怕水。啊当然怕水不是我的错,只要是猫都会怕的这是本能我没法规避。所以这么看我喜欢吃鱼跟怕水就不冲突。那么我讨厌胡萝卜却喜欢吃胡萝卜的兔子这……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黄少天把许博远圈进怀里迷迷糊糊睡着时候这么想着。

今天的黄少天依旧心情很好。还是可晒晒太阳舔舔爪子追尾巴玩而已,可他多了一只叫做许博远的兔子。总是白白的一团叼着萝卜跟在他身边黄少黄少的叫。

———————————————————————
深夜摸鱼。心情很好所以强行卖萌甜饼。
真实想养兔子。
文笔很差给你们赔礼道歉。
我手机码字也许会很多错字。
明早起来我自己捉虫。
谢谢各位看到这里。你们都是天使。
深夜摸鱼over√
晚安嘞各位!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