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幸运神番外

#幸运神的番外 脑洞产物
#ooc有的 私设也有的
#就是个并不算短也不算很小的番外
#纯属娱乐 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神律禁止天使下界改变人间的原本状态,但却并不排斥天使留在人间寻找真爱。蓝河跟车前子在一起后每天收拾收拾屋子溜溜弯生活过得很安逸,他开始理解他退了休就不知去向到处游山玩水的父母了。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甚至什么都不做都会很开心。蓝河在人间也慢慢的有了信仰基础,传教工作做的也不错,虽然究其一生也难以达到六翼炽天使的等阶,但他两对翅膀确实逐加丰厚。

“蓝河蓝河,抱一个!”车前子洗完了澡一个饿虎扑食摁住了在看电视没来得及起身躲闪的蓝河。

“干什么?”车前子身上水迹未干,发梢的水带着洗发露的香气砸在蓝河领口,灼的他胸口发闷,脸上发烧。“你,你去把身上擦一擦再穿衣服,衣服都湿了。”

“我要脱了。”车前子趴在蓝河身上不动,目光灼灼。

“你不是刚穿?”蓝河疑惑的眼神撇过去,然后在车前子暧昧的表情里迅速的收了回来“厨房火没关,卫生间灯也没关,门好像没锁。我去看看!”

“天然气欠费了你还没去交,我们今晚订了你最爱吃的那家红烧鱼鱼刺还在垃圾箱里,我刚关了卫生间灯,门是我拿外卖时候锁的。还能想到什么?”车前子摁着蓝河不撒手。

“没,没什么了……”天使不擅长说谎,蓝河开始结巴。

“蓝哥,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车前子有求于他的时候,说话格外的软。

“当然。”蓝河骄傲的抬了抬头,虽然他现在的姿势抬头这个动作着实有些艰难。

“我想养头龙。”车前子微一低头心满意足的认为蓝河投怀送抱吻住了他的唇。

“不……”蓝河刚说了一个字,余下的悉数被吞进车前子口中,只剩下含糊的呜咽犹自挣扎。

“不行。就算我能避开神律,家里也养不下龙。”蓝河给吻的晕晕乎乎的还是磕磕绊绊的坚持原则。

“那我换一个。”车前子善解人意的让蓝河惊异。“跟我上床吧。三天三夜怎么样?”车前子半跪在蓝河身前,伸腿分开了蓝河的双腿,俯身凑近他耳边呢喃着蛊惑,像古老神话里诱哄天使堕落的撒旦。

“你说什么浑话!”资历尚浅的天使试图挣开笑的恶魔一样魅惑的束缚但明显不太成功。“你,你要什么颜色的龙……”蓝河别过脸去,眼里鎏金的银河震颤着,露出了妥协的脆弱神情。

“爱是神赐的呢喃,偏爱是魔咒。爱的呢喃来自圣洁的神,审判却不应阅读偏爱的魔咒堕落。”蓝河记起了审判大天使长神殿里书籍的封面。偏爱是魔咒,可他却是爱的一部分。爱情就是偏爱,是神的魔咒。可天使逃不开神。也就逃不开魔咒。

“什么颜色比较好养?”车前子吻了吻蓝河的脖颈,覆盖原有的暧昧印记。

蓝河没理他,徒手向着空气一抓一抛,伴随着嗷嗷的轻叫,一只小小的绿色影子出现在车前子头顶。跌跌撞撞晃晃悠悠的扑闪着翅膀,最后还是一屁股结结实实摔在车前子头上。

车前子抬头看额头上荡下来的尾巴,头上的小龙紧紧的抓住了车前子的头发。

“噗呲……”蓝河看着几乎对眼的车前子终于笑出了声。

“过来。”蓝河朝着扑闪着翅膀拽着车前子头发爬上去美滋滋坐着的绿色小龙招了招手,小龙嗷一声踩着车前子脑袋一个飞扑四肢并用的爬上了蓝河的肩膀。

“这种是观赏龙,没有攻击性,没有魔法属性,也长不大。不准带出去溜,不然你我都死定了。”蓝河抚摸着小龙并不多坚硬的鳞片跟车前子说道。

“蓝河。”车前子认真的跪在床边看着他。

“嗯?”蓝河端着龙半靠在床头。

“小东西绿的真别致。”车前子看着翠绿翠绿的小龙,感觉自己头上有绿的风险。

“绿的好看。”蓝河还是笑盈盈的。

“谢谢你啊……”车前子郁闷的看着小龙晃悠着飞回来拽着他头发又拉又扯滚来滚去,两只翅膀张着像一个不断旋转的绿色礼帽。“我最后一个问题,它是肉食还是素食动物?”

“吃素的。”

“那它为什么咬我耳朵!”车前子抓着小龙的尾巴试图让它松嘴。

“看来你们相处的很愉快,它很喜欢你。”蓝河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幸灾乐祸四个字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我记得你说我们会相处的很愉快?”车前子赤裸着上半身,满手都是泡沫,看着同样赤着上身满身满脸都是水,头发还在不停滴水的蓝河嘴角戏谑语气里却不无无奈。

“是你要养的,你还不快出去抓回来!”蓝河快疯了,没人,也没天使告诉过他龙是要人为洗澡的,这种高位面的生物难道不会自己把自己洗干净么!也不是不能帮它洗,可不配合到从浴室一身泡沫的飞出去就有些过分了!

“它会飞诶。”车前子做了个夸张的不是吧的表情“而且现在飞的越来越好了,你们都是有翅膀的,蓝哥,帮帮忙。”

“我上辈子真是欠你的……”蓝河气的直咬牙,别说他不能私用神力,就算能,他的翅膀在浴室里也根本就打不开。

绿色的小龙扒着门框,头上顶着一捧厚重的粉色泡沫,只露出一个尖尖的小角。翅膀翻动间,不停有泡泡和水渍被扇的飞向天花板。大眼睛里全是倔强和不情愿,小小的尖牙呲出来一大截,似乎觉得自己确实不够凶,冲着走过来的蓝河一甩尾巴嗓子里低声的呼噜着。

“过来。”蓝河脸一沉,金光波浪般从他周遭散开消失,小龙嗷嗷叫着带起一串泡沫,撞进蓝河怀里。

“酷啊!”车前子摁着委屈的四爪抱着小黄鸭直呜咽的小龙冲水“怎么办到的?”

“天使通用的领域。禁空。”蓝河冷哼一声介怀车前子非要添的麻烦,撇了一眼车前子琢磨的样子,又拉下面子通俗的解释着“就是不让飞。覆盖空间内,啥都不能飞。”

“哦哦。”车前子关了水龙头,小龙抱着鸭子抖动着翅膀,却瞄着蓝河,迟迟不敢起飞。车前子又趁这个空当拿着毛巾给小龙上下捋了一遍。扑闪着翅膀的小龙更亮了,翡翠一样泛着绿光。

“蓝河。”车前子叫住了正要穿衣服往外走的蓝河。

“嗯?”蓝河回头。

“谢谢你啊。”车前子指指正挂在毛巾杆上荡秋千的绿色小龙。“我小时候经常向天空许愿想要一只龙。大概就……就是长这样子的。”车前子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神色很温柔也很怀念“蓝河,谢谢你成全我这种不切实际的梦幻想法 ,还跟我一起照顾它。感觉有时候,我们就像带着熊孩子的两个家长。”车前子放下了手头的东西,拥紧了蓝河“这是我无数次幻想过的未来,谢谢你跟我一起实现。”

“跟我还用说谢谢么?”蓝河不自在的掩饰着内心眼底泛起的动情。

“我爱你。”蓝河看着车前子吻过来,眼里倒映着自己那双流动着金雾的眼眸,浸满了缱绻的爱意。

“嗷嗷——”终于把自己的翅膀尾巴爪子通通卡在毛巾杆里的小龙失去了父亲和爹爹的关爱。

———————————————————————
答应给的绿帽子脑洞【bushi】
嘤嘤嘤我也想养龙QuQ
感谢各位看到这儿的天使。给你们比wink~
我手机即码。欢迎捉虫。
溜了。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