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黄蓝】你说你喜欢我什么

#大体上是个校园pa。私设预警。
#无脑甜饼一发完。要多短有多短。
#ooc有的。给你们赔不是。
#纯属自娱自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或者麻烦你合上。谢谢。
Go
————————————————————————

许博远喜欢黄少天。黄少天是他的学长前辈,是他人生的灯,也是他毕生所爱。而且为了这份爱还硬生生平了隔爱的山海。

入学第一天,许博远就因为铁路延误成功的错过了开学典礼和新生说明会。当他背井离乡站在空旷的新生招待处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就这个时候黄少天拍了他的肩膀。许博远回头,看着黄少天笑的见牙不见眼的,眼眶发酸。他觉得自己在这个阴霾的天气看到了一片湛蓝的晴天。

黄少天问许博远喜欢他什么,许博远没任何犹豫,第一个就说喜欢他的笑。

许博远打小体质不好,在太阳底下军训的日子里感觉自己的灵魂不仅得到了升华还是化学意义上那种,直接消散的无影无踪。

黄少天每天都会经过他们训练的那条路。许博远也是有在黄少天经过的时候才会尽量的挺挺腰杆,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给教练一种回光返照的精神劲。

许博远也问过黄少天喜欢他什么。黄少天叨叨咕咕一大堆,主旨是许博远好面儿的可爱心思。

后来慢慢的熟络了。男孩子的友谊挺简单的。玩玩游戏打打球,聊聊妹子和课本。黄少天全校出名的话多。可他聪明的变态又会学肯学。所有科目的A都在他嘀嘀咕咕妖言惑众里被老师一边老天不开眼的哀叹一边填进了他的成绩单里。

黄少天问许博远还喜欢他什么。许博远说的第二个是学霸的致命吸引力。

黄少天对许博远动心,已经是很久以后了。那时候他已经开始挂着学位到处实习,工作,演讲,辅导。许博远还是个孩子。在大学里带着厚重的课本日复一日的走在同一条槐树路上。或者是许博远身体不太好,不论冬夏阴晴,他露出衣服外的皮肤永远都白的让人牙根直痒。
黄少天自己也数不清是第多少次抽空一起坐在图书馆,抓过许博远的胳膊去比量新拆封的书页。直到有一天他真的梦到自己亲手将这白皙染成粉红。

许博远问过他,是喜欢他什么。黄少天撑在他身上,流氓做派的舔了舔嘴唇。说喜欢他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

许博远收到黄少天送的一捧玫瑰的时候他从黄少天眼里看到了自己希望他抱有的情愫。许博远打着喷嚏一边告诉黄少天自己花粉过敏,一边紧紧的攥着那捧花不撒手。用力的花茎发出咔咔的脆响,用力的先是红了脸,接着红了眼。

“你说你喜欢我什么?”在这些年里他们无数次这样文对方。也许是在吃饭的时候,在回忆往事的时候,或者在床上,在厨房,在饭馆。地点在变,问话人说话人的相貌都在变。可答案没变过。

“喜欢你,喜欢你的全部 ,也会因此喜欢全世界。”


————————————————————————
夜半负能试图给自己喂口粮。文风多变而且越变越糟糕真的对不起。
谢谢看到这的各位。你们简直是天使。给你们比太阳ノ☀
还是那句话。我流无脑甜饼。不能说多甜但肯定无脑。
辣鸡文手全网最低水平还非要写,给你们赔不是。
我即码。欢迎捉虫。
溜了。
各位天使晚安。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