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天选记事簿【五】(长篇联文)

#我是个没有前文链接的无耻写手。各位天使到时候去等跟我联文的这个 @鱼_(:з」∠)_ 太太的文的部分会有链接。给你们造成的不便我深表歉意。
#ooc有的。文笔不好我给你们道歉。
#私设成山成山的。大家海涵。
#涉世cp大概车蓝 春星 笔艾 伞修差不多?
#纯属娱乐 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蓝河坐在床上一副刚睡醒的模样,看着四下漂浮在阳光里的灰尘愣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抬头看见面前重影阵阵的铁栏,蓝河重重的叹了口气。

对面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像是重物撞击在铁栏上。蓝河看见对面阴暗里绝望的双眼和腕上那对独属于天选者的抑制手环闪烁的红光和红光里摇晃垂下的锁链。这所专门关押天选者的监狱充满了阴森的暴戾和杀意让蓝河这几天呆的很难受。
 
踢了踢门,蓝河扯开嗓子冲着值班室的方向大喊:“你们人都死了?!出来!你们现在是非法拘禁,我申请找律师上诉辩护!”
 
没有人过来,只有一群如同被掰断了利齿的猛兽般的天选者,用或怜悯或淡漠的目光看着他。他们难以想象为什么这样一个普通的青年会被关在这个人迹罕至暗无天日的地方也清楚这个青年的抗争少有意义。
 
值班室内,一位领导一样的西装男又一次咆哮着摔了文件。“一群废物!叫你们盯着那个新觉醒的天选者你们盯不住!盯叶修你们也盯不住!你们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等着看我们笑话?你们懂不懂如果现在关在隔壁的那个小毛崽子不赶快处理很快全社会的舆论都会逼向我们!”西装革履的男人歇斯底里“你们是追捕部队!天选者追捕部队!要把自己的命,自己的未来赌在一个天选者身上?什么都不做就等着他来送死?”

屋里众人面面相觑,给骂的不敢抬头。“那,那我们现在做什么……”半晌有人问着。

“想办法找出中间人叶修的位置,盯紧他们。在路上找机会进行伏杀。”西装男似乎冷静下来。众人称是。

那西装男还想说什么,门外却突然开始隐约的传来骚动。“这怎么回事?”

“是午休时间到了,他们在催促我们开牢门。”

“一群刍狗!”男人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眼中的忌惮和恐惧却让他显得很是狼狈。
 
牢门随着警报的声音一扇接一扇的被打开,天选者们发出了不大的争斗声,谩骂声,调笑和互相招呼的声音一个个从蓝河眼前掠过。

蓝河在这里是不可以被放出去的。其实这也是追捕部门为了蓝河的安全考虑。这些天选者虽然被抑制了能力但大多在入狱之前也不是什么正经行当的人,彼此之间尚常有摩擦,更别提蓝河一介普通人,真要是出个什么事情他们本就风口浪尖的部门必将再受重创。

蓝河正蹲在那发呆,突然一个影子映在阳光里,出现在他的面前。蓝河条件反射的抬头看去,当下一愣。

来人身形高大相貌不凡,但这都不是重点,半长的头发凌乱的搭在肩上,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尖尖的竖在头上竟然是狼耳的形状,一条狼尾在垂在身后时不时的摆动一下。蓝河盯着来人腕间闪烁红光的手环一时间脑袋转不过来。兽化是能力可以理解,但是在能力被抑止的情况下,为什么这人还可以维持兽化的状态?
 
“你好奇我为什么能维持这样是么?”那人笑了笑,露出两颗虎牙。锋利程度让蓝河脖子突然一紧。
 
“天生的。”梁易春漫不经心的说道。“啊?”蓝河还是不懂。“认识一下吧?我叫梁易春。”梁易春没管他,自顾自的伸手。
“哦,你好。我是蓝河。”蓝河友善的从缝隙间伸出了手,期间还是好奇的打量着梁易春毛茸茸的尾巴。
 
“你应该待不了太久了。”梁易春抽回手这样说着。

“啊?为什么这么说?”蓝河收回目光。

“他们说外界舆论压力很大,关于他们无凭无据非法拘捕你这件事。”
 
“真的?你怎么知道?”蓝河转了转眼睛,开始寻思着能不能从社会施压方面得到一些特权什么的,起码能出去见见其它天选者打探打探也行。

“我听到了。”梁易春指了指他一对不断转动的耳朵。
“你是因为协助天选者逃逸被他们带回来的?”

“我不是什么协助逃逸,我只是在保护我的伴侣。”蓝河固执的纠正。

“那你是反对对天选者进行追捕的?”梁易春接着问。

“是啊。”蓝河点头。

“太好了。”梁易春得到答复如释重负的笑了。

“什么好?”蓝河有些懵。“我有什么能帮你的么?”

“太多了。”梁易春抬起手来,连接手环的半截锁链发出响声。“比如这个,是再怎么强大的天选者也无法打开的。没有能力,我们无法对抗装备精良的部队。但是只要有钥匙,你只需要掰一下就能无声无息的把它打开。”

“钥匙?”蓝河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对。解除抑制器警报的钥匙,在值班室里面。那一片区域使我们无法涉足的。”

“那我能帮你打开手环,然后呢?你要如何在戒备如此森严的地方逃出去?你有把握?”

“我们在外面有人接应。天选者有自己的组织,我们一直都有联系。最近一次联系已经定下了营救的主要计划,我们要把这里所有人都带出去!”梁易春说的非常坚定。“而且有你的话……把握就更大了。”梁易春突然加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看了蓝河一眼。

“我?我是什么特殊的角色么?”

“现在还不好说。没关系,只要我们能出去定护你周全。”蓝河张张嘴,没再质疑什么。他能从梁易春的眼里看到一种光芒,是一种藐视终众生的强大自信和异常坚定的坦然。

蓝河本还想仔细跟他探讨一下具体计划的时候角落的阴暗处传来一个声音“大春儿,他们开始点人数了!”这个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应该跟蓝河差不多大。梁易春点了点头说知道了,又转向蓝河“总之就拜托你了。这个人情天选者全体都会记着的。”

蓝河郑重的点了点头“钥匙的事我来想办法,你们放心好了。”梁易春再次道谢,约蓝河明天这时候还在这里找他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蓝河走回来靠在床上发呆。这几天他时常想起现在这个时候,白痴车前子在干嘛。蓝河很爱想这些,但是现在,他没办法知道甚至连预测也摸不准了,车前子到底在干嘛,人又在哪,会不会知道自己不见了,会不会真的回来送命?如果自己能随着梁易春他们逃出去,这算不算也间接救了车前子呢……

蓝河不知道,蓝河也有时间和精力去多想什么。他只能尽可能的去保护自己,也保护车前子。他只是个普通人没错,没有天选者那些变态的能力,但他依旧非常非常想要守护他最珍贵的东西。

————————————————————————
我开始上学了。更新可能会慢。拖了你们另外一位太太的腿我给你们赔不是。嗯感觉我剧情写的超级拖……我尽量改。
总之谢谢各位天使即使我这么渣你们也还在看。
即码。欢迎捉虫。
没时间说别的了。
高考的同志们加油!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