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天选记事簿【三】(长篇联文)

#是个私设。脑洞出自x战警系列以及这个跟我联文的太太 @鱼_(:з」∠)_ 我不会搞前文链接劳烦你们这些天使翻一下吧。
#ooc有的。致歉。文笔没有。致歉。
#人生第一次联文。文风也许有些跳跃还请各位天使们多多担待。
#纯属自娱自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蓝河作为一个19岁的大学宅男拉着不断挣扎抗拒的车前子居然保持着一个均匀而且疯狂的速度已经足足狂奔了两条街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车前子被蓝河拖着,整个人在不停的颤抖,挣扎着要回去拼命。
 
“车前子你能不能别闹了!”蓝河回头一边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一边死死地拉住车前子吼道:“你觉得你挺牛是不是?你现在回去把他们全搞死,你就彻底出名了!”话音刚落,蓝河抽了一口气。因为跑得太急,迅速交替的空气呛的他肺部火辣辣的疼。不得已的,他拽着车前子的手腕蹲在地上不停地咳嗽。
 
天选者?蓝河脑子里满是昨天夜里新闻上的图片。抓着车前子的手开始颤抖,咳着咳着竟然逼出眼泪来。
 
“蓝河……”车前子懵了。他蹲在蓝河对面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不知道是先安慰被伤害的对方还是先想办法补救错误。

可,这是能补救的么?车前子不知道,不知道蓝河是在介怀欺骗背叛还是恐惧天选的能力和缥缈的未来?
 
“我觉得我们必须趁着警察封锁城市交通之前离开这。”过了很久,蓝河最后抬起头来,却这样说着。车前子愣愣的看着他,嘴里呢喃着重复蓝河说的“我们”。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蓝河擦了擦滑落额角的汗水露出一个让人看了就安心的笑容。“别发呆了还不赶紧想办法啊,难道我们就这样一路跑出城?”
 
车前子知道,理智上讲他应该就地把蓝河扔这后撒腿就跑。可是他贪恋这份温柔的笑也害怕前路的盘踞的未知。他站起来,拉着蓝河向家的方向狂奔。
 
车前子从邻居家的窗户翻回来的时候蓝河抱着那棵车前子才捡回来的樱桃苗站在门口。

“我们这样是不是犯法啊……”蓝河顾虑的看着车前子发动了邻居车库的汽车。

“从你拉着我跑掉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已经就已经犯了。”车前子帮蓝河把背包和樱桃苗都塞进车里,那枝丫在蓝河的注视下,颤巍巍的吐了几簇绿色。
 
二人开着邻居的车子,没有选择高速或者国道,逼近城市边缘压着庄稼田就疾驰而去。一路上,车前子单手伸出窗外触碰着周围能碰到的植株。然后疯狂生长的松柏、桦树、杨树,随后是玉米、小麦、西红柿藤就把他们邻居的骚包红吉普淹没的无影无踪。
 
“今年庄稼肯定收成不错……”蓝河回头看着这初夏就已经缀满藤蔓的西红柿感叹了一句。
 
起初还有警笛的声音透过层层叶木紧追不舍,还依稀能听见扩音器的喊话说什么放弃抵抗,从宽处理。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蓝河都要笑出声了。从宽处理?他挺好奇怎么从宽?被抓住的天选者除了击毙就是终身囚禁,这时候还不如说饶你不死更应景。
 
车前子老司机一个,高中就没少半夜飙车,车技6的没话说。加之路边只要他能碰到的树啊草啊的都给车前子点了个遍,疯长的树丛大大阻隔了追捕的速度。等到晚上停车的时候,蓝河忍着呕吐的感觉扒开挤到自己眼前的樱桃枝杈,颤颤巍巍的给前座的车前子伸了个大拇指。这车开的妙啊,四个轮子生生给开出了一个轮的乘感。
 
“我们现在在哪啊?”蓝河趴在正副驾的空隙里问道。“不知道。”车前子摇了摇头。“什么?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走的那么理直气壮?”蓝河就想问问是谁给他的勇气。
 
“先休息休息吧,他们一时半刻想找到这儿可不容易。”车前子打开车门伸展了个懒腰。蓝河打量着四周这荒芜的一马平川,打个枪都不用拐弯的地界刚想说“你确定么大哥?”,就看见车前子俯下身子抓起地面上一捧草籽,然后大片大片的杂草恣意的疯长起来,片刻,除了草,蓝河已经看不见其他的东西了。
 
通缉令在一夜之间传遍全国以及几个相邻国家。天选者追捕部门封锁了全国各地的海陆空交通港站,开始分区域搜索排查追踪。好几次车前子两个人都跟追来的部队进行了遭遇战。车前子的能力在野外简直就是开挂,但就算天选者够强,追捕部队人多加之又是专业对付天选者的,车前子带着蓝河还是吃亏。好几次,子弹都贴着蓝河的耳朵边上飞过去,吓得他一愣一愣的。就这样车前子他们的车每天白天休息,晚上借着黑夜赶路。一路上虽然辛苦,但也算是有惊无险。
 
一周多了,蓝河对车前子的天选只字未提。车前子几次想说些什么,蓝河只是摇头然后告诉他自己都懂,也什么都不在乎。天选不天选的都无所谓,只要他人还在这活蹦乱跳的就比什么都强。然后催着他快走。
 
车前子停好了车,看着睡在后面一脸倦意的蓝河,虽然不忍心但还是伸手摇了摇他的肩膀“蓝河,媳妇儿?醒醒。”
 
蓝河迷迷糊糊的瞅了车前子一眼,虽然眼神还是有些涣散,却立刻从身下掏出一把手枪一骨碌爬了起来。这把枪是之前遭遇追捕部队的时候车前子偷偷捡回来的拿来给蓝河防身。“怎么了?他们跟上来了?”蓝河拨开手枪保险警惕的看着四周。
 
“没有,我发现了一幢废弃的屋子,我们今晚住进去好好休息休息吧。”车前子看着蓝河干练迅速的反应,眼眶有些发酸。蓝河睡觉一向很熟,一般睡沉了就不爱醒,可现在这一周多的时间里,只要车前子叫他,蓝河几乎就能立刻爬起来而且思维清晰到如此地步,可见根本就是没睡着。
 
“哦。”蓝河听说没事一下子放松下来“我们到哪了?”
 
“不知道,反正很偏就是了。你看,好像已经接近沙漠了,房子边上都有骆驼了。”车前子指了指对面那个废弃小房子的房檐。“走,我们进去吧。”
 
蓝河点点头,搬着车前子的樱桃苗就往屋里走。他们离开的时候很匆忙,除了必要的东西,什么都没带。蓝河说惦记着车前子承诺的樱桃,一路上差不多拿命护着那棵刚发芽的樱桃苗。车前子也不知道他是惦记樱桃,还是借这个告诉自己除非带着自己不然哪都别想去。
 
车前子在前面仔仔细细的查看了这幢破败的房子,确认没什么危险后,整理了一下床铺就整个人瘫在了床上。蓝河架火热了点吃的端回来踹着床腿叫他起来吃。车前子不情不愿的爬起来坐在床沿上,蓝河靠着他的肩膀发呆。车前子吃了两口突然问道“诶你说你为什么要跟我一起跑出来?”
 
“因为爱情。”蓝河一本正经的回答。

“可你现在是共犯了。协助天选者逃逸。”

“恩。”肩膀上蓝河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车前子回头看去,身边人已经睡着了。车前子看着他眼底的乌青和瘦的尖削的下巴以及环过他的手臂紧握着枪柄的手,心底五味杂陈。他知道蓝河纯粹是被他给害了。他自己是天选者,他有理由去承担这一切,可蓝河呢,他说到底也只是个刚成年的普通学生,前十八年的人生一直平淡无奇。
 
车前子记得。记得枪火划过黑夜的时候蓝河捂紧耳朵的战栗,记得蓝河第一次朝人开枪时候眼里的恐惧,记得蓝河夜半突然惊醒时候急促的呼吸。
 
如果,如果他们没在一起过呢?如果,如果他蓝河从不认识他车前子呢?

天选是天定的,他无法逆天改命。可离开蓝河,走得远远的,一道带走那些无尽的追杀和时刻潜伏的灾难与危险。

车前子能做到,也必须去做了。
 
车前子小心翼翼地把蓝河抱了起来,然后放在并不算整洁的床铺上。床上的人不安的皱了皱眉,伸手抓紧车前子的袖管。车前子笑了,一直笑到眼里积满了泪水。他记得蓝河满眼都是光的模样,他贪恋也渴望。但他不希望这光在他身边变的黯淡脆弱。他慢慢的抽回手,俯下身子虔诚的在蓝河额上落下一个吻,随着的还有灼热的泪水和枕边悄然钻出的薰衣草。他的珍宝需要这安神的花香,他需要休息,他做的已经够多了,牺牲的也已经是他的全部了。
 
“晚安。”车前子最后看了一眼小屋里相当微弱的跳动的火光,转身踏入了无尽的黑暗。
 
马达轰鸣在这个静寂的夜里格外的刺耳,在这无人区的边缘分别,今后的黑暗我一个人走,再也不想拖你进来。

————————————————————————
用生命码字。是我了。
突然话废不知道说啥。总之谢谢你们还在看的。虽然之后会因为种种原因忙起来,但还是会继续写的。
给你们这些小天使比太阳ノ☀
即码,欢迎捉虫。
溜了溜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