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中段空白区【番外】(哨向设定)

#我流婚礼鱼龙混杂。
#这是中段最后的一个了。
#ooc真的有的。
#没有文笔我很抱歉。多多担待。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520快乐~——————————

许博远一身红袍跪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一截红纱遮在头上,身边散落着无数的金丝和花瓣。打扮的人模狗样的笔言飞几个看不见他的表情,都只道这婚礼大事居然都这样从容。殊不知许博远低着头其实已经紧张的快崩溃了。

他和车前子的婚礼是梁易春和天南星在前来中段空白区的路上你一言我一语并不和谐的讨论下的结果。全程旁听的笔言飞几个在许博远询问结果的时候每个人艰难的吐出了四个字

“难以形容。”

“闻所未闻。”

“超乎想象。”
 
“我没听懂……”
 
许博远:“滚。”
 
总之最后还是支离破碎的打听到了流程似乎是加入了远古地球中国的礼仪而来。仪式之繁琐超乎了许博远的想象。而这一身繁杂琳琅的装饰也让他浑身不自在。
 
按照规矩他得在家里等,等车前子从他自己家里出来带着车队和彩礼来接他。可这二位全是工作比命重要的主哪个也没在中段空白区安家。于是这起止点就选在了只有一墙之隔的各自分殿。但为了要场面,车前子要在主城环城一周最后回到许博远这里。

许博远的妈妈就坐在他旁边,一会儿帮他整整衣摆一会儿给他正正发冠眼里含着热泪。许博远本来不算太紧张,被他妈妈这样一弄一股难言的紧张感掠上心头。他的白狐在沙发上跟着坐立不安,上蹿下跳。
 
车前子这边不像是去接亲的,倒像是逃命的。而且他也不是开穿梭汽车,这人居然列了一队对空机甲出门。一队整齐划一五十二架对空战甲,漆着微草的标识从主城的天空中一掠而过直接朝着中段空白区分殿基地而去。

机甲整齐的停在蓝溪阁分殿的校场上。车前子同样一身红袍,衣上雕龙画凤,广袖生风。
 
急吼吼的敲开房门。笔言飞哥几个拦在门口。许妈妈也站起来走到门口。她此时像个审查官,似乎要从车前子的眼睛里看到未来似的。车前子没急着进去,想入门得把门叫开,这也是仪式的一部分。笔言飞开口问着“礼钱带够了么?”车前子示意窗外停着的机甲“带够了。”随后转向许妈妈“伯母,晚辈给您问喜。英灵保佑您福寿安康。”

许妈妈和蔼的笑了,慈爱的摸了摸车前子的脑袋,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进去吧,小远等你好久了。”
 
丈母娘都发话了,车前子立刻欣喜的再次躬身行礼,抱着一大捧红绸踏入了房门。许博远精神力极佳,听力自然优秀。他虽然没抬头却能听见车前子靠近的声音,而且能听出他头两步顺拐了。脸上在红纱的映衬下,更红了一度。
 
车前子站在许博远面前,能看见他的向导整个人都在颤抖。车前子也抖,所以他坚信他们抖到同一个频率就能解决问题。然后就在这抖动中,车前子掀开了许博远头上的红纱。

许博远红色看太久,突然有光不太适应的眯了眯眼睛抬头看向车前子,眼角唇边勾起的弧度像极了他的北极狐。车前子笑吟吟的看着许博远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伸伸手把手里的红绸系在他腰间。弯腰伸手提臂就把人抱进了怀里。许博远搂住他的脖子,也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就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北极狐跟车前子的猎隼毫无形象的一路打滚扑腾。

一直到车前子的战甲停在典礼酒店的门口,许博远脑子里也只有一句话“妈的,车前子以前也这么帅的??”
 
车前子拉着许博远的手一步一步的走进殿堂。最前方的尽头坐着车前子的母亲和许博远的双亲。三位老人看上去都很和善,有一种老人独有的亲和力。
 
司仪说的很煽情很有感染力,把车前子他俩的感情描述的跟梁祝似的。许博远自己听的都快哭了。笔言飞作为许博远这边的伴郎站在梁易春身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被梁易春一巴掌拍在脑袋上才堪堪收了声。
 
终于,在许博远顶着一脑袋金银宝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会被压断脖子身首异处的时候司仪要他们二位新人往前走。

车前子拉着还在愣神的许博远一步步的在红毯上踏过。路过他们各自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师长,上司……他们的手握的很紧,脚步没有丝毫迟疑。
 
走到三位老人身前站定。司仪把麦克移开了一点,高声的拉了一句唱腔“一——拜天地——”车前子依旧握着许博远的手,慢慢的低头、鞠躬。起身的时候,笑的眼睛都弯了。
 
司仪还在继续“二——拜高堂——”二人面对三位眼里泪花闪动的老人,郑重的拜了下去。
 
司仪没停嘴“夫妻——对拜——”两个人转身,面对面看着。车前子能看见许博远眼里全是阳光洒在湖面的光影斑驳,许博远同样能看见车前子眼睛里那些坠落的星光。

两个人虔诚的拜了下去,这一弯腰,交付的就是一辈子。再直起身来,许博远眼角已经划出了泪痕。车前子揽住自己的伴侣,一如之前几次战火纷飞时一样的坚定强硬。

三位老人各自上前叮嘱自己的儿子好好照顾自己的伴侣,然后送上祝福和礼物。欣慰的看着这对儿战场上死里逃生的伴侣。
 
在司仪一声“送入洞房”和宾客们欢呼祝福的声音里,车前子抱起许博远走入了台后的房间里。
 
那晚宴席许博远陪着车前子挨桌敬酒。两个人喝的差不多,酒量也差不多。但是车前子最后完全是不省人事的状态。拉着天南星非要喊儿子,天南星脸都是绿的。笔言飞哭的不像是来参加婚礼倒像是追悼会一样,后来被梁易春几个硬拖了出去。许博远也不怎么说话,就是跟着车前子乐呵呵的敬酒。

其实许博远知道,车前子没喝醉的,他只是心醉了。

因为在他们回房间之后不久,当车前子一口咬在许博远颈侧,猩红色的朱砂点在他脖颈的时候,许博远听到了,听到车前子说“阿远,我爱你。以荣誉女神的名义起誓。我也会永远保护你,以……”

许博远凑过去跟他交换了一个带着些许血气和酒香的吻打断了他的誓言。笑着问道“这个要以战争女神的名义起誓么?”
 
“不。”车前子泛着碧色的眸子很清亮,就像两轮皓月映在镜湖里一般耀眼。他握紧许博远的手一字一句的认真发誓。

“以我的名义起誓。”

————————————————————————
520快乐。好了。我完成了。耶。
给你们比太阳。谢谢你们看。

我要过520。懒得捉虫。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婆。 @君归慕卿
我爱她爱到爆炸。她真的世界第一好。我一辈子都爱她。她是我的小神仙!
好了我走了。皮这一下很开心。
晚安。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