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中段空白区【终章十八】(哨向pa)(长篇)

#完结了完结了后面有俩番外。
#ooc还是有的。
#纯属自娱自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梁易春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许博远就站在柱子底下。见他们过来立刻迎了上来“干嘛去了?”

梁易春看得清楚,虽然许博远是冲着他说话,视线却一直追着跟过来的车前子。车前子也是看的真切,心下一暖笑着朝许博远比了个心。许博远看他也不像受伤或者其他什么的,于是对车前子的比心视而不见继续跟梁易春微笑。
 
梁易春瞥了许博远的北极狐一眼。此时白绒绒的团子正讨好的冲着自己的帕拉斯猫轻轻地来回摆动尾巴。
 
梁易春看着许博远笑的灿烂,叹了口气问道“你可想好了?”

许博远愣了一下,转向听闻同样安静的车前子。
 
车前子紧张的望着他,像个等着听成绩的孩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许博远。
 
许博远对上他的眼睛,这双眼睛匿满了星芒银光。每次看向自己的时候,眼里的星河会闪动一下。浩瀚,深邃,迷人。这双眼睛太过透明,透明的他能看见车前子对他的所有情愫。试探,期待,在乎,爱意,执着,虔诚,疯狂……
 
于是他回头看着梁易春,看着这个照顾他护着他的上司兼好哥哥,也看着这些并肩的伙伴,严肃而坚定地点头“哥,我想好了。”
 
许博远从来没叫过梁易春“哥”,最给面子的也就是一声“执事大人”。他这声“哥”是给梁易春一个交代,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梁易春偏头假咳了一下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感受。具体什么感觉他也不明白,总感觉心里有点酸,跟父亲嫁女儿似的。
 
车前子心都要跳出来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哭还是在笑,激动地手都在抖。走到许博远身前,对着梁易春诚恳的鞠了一个躬。

“哥。”
 
梁易春没说话,拉着眼圈都红了的笔言飞几个转身就走,一面走一面还骂道“人家要结婚你们哭什么玩意,没出息的。”
 
梁易春出门没两步,打开通讯器给天南星发消息。“去空白区,现在。”
  天南星非常不喜欢梁易春说话没个敬语、语气词和人称。但是这么些年也算熟悉了,认命的直接来了视频通话询问状况。
 
许博远看着梁易春的背影,笑的眼睛都弯了。回头看向车前子,虽然自己也紧张的声音都在发抖,却还是故作轻松地问他“有什么要说的没有啊?没有我就回房间睡觉了。”
 
车前子没接他的话,屈膝矮身已经单膝跪下,抬头仰望着许博远拢在阳光里的样子,像是看见了流落凡间的治愈天使。
 
车前子伸出了右手,手上托着红色丝绒面的小盒子,盒子里一抹剔透的蓝光携着日光折入许博远弯起的水润眸子。
 
他启唇微笑,虔诚温柔。
 
“博远,嫁给我。”
 
他没有犹豫,不伸手接戒指,弯腰钻入他怀,十字相扣,珍重万分。

“我愿意。”
 
才生不久的阳光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透过蓝玻璃的大门,在室内洒下一片斑驳琳琅的水影,将内室衬的华丽浪漫。
 
蓝光在指间闪烁,他们四目相对,眼中没有风浪山峦,有的只是承诺和珍重。

如果半生的坎坷之后是余生有你,那么允许我感谢命运无上的恩典。


————————————————————————
中段空白区宣告完结。后面大概有两个番外左右。
怎么说呢……写的还是挺顺利的。但看过一遍发现这个文笔是真的渣的不行。
超级感谢一直这么跟下来的大家。你真的都是天使。每次说不想写了不想写了看看小心心还是打算写下去。感谢你们把它完结。【鞠躬】
没屁放了。
终章连虫都不想捉【bushi】
比太阳给你们☀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