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中段空白区【十六】(哨向设定)(长篇)

#这是只属于我的哨向设定。私设如山。富士山。
#随机掉落cp。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前期说的很多cp我没写?因为我的剧情有他自己的想法啊
#ooc喜欢我。因为我全网最皮。并且【高亮】毫无文笔可言
#纯属自娱自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车前子坐在许博远身边,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的向导。严格来讲,现在已经不是他的向导了。临时标记在耽搁了这些天加之许博远精神似乎休眠的双重打击下彻底消失了。
 
身边来自霸图的医师正在给他车前子做骨节复位。他的手伤得很重,短时间内别说战斗,能拿筷子就不错了。在外面作战的时候不觉得什么,一回来车前子就立刻觉得浑身都痛恨不得倒头就睡。但他必须知道许博远到底怎么了,不然就算睡着了恐怕也难得安生。
 
霸图的治疗娴熟高效,车前子瞅着拎着简单工具淡定的走出去的医师暗暗咂舌。怪不得战场生还率那么高。没等转头,门响了两下敲击,就被人推开。蓝雨执事喻文州,分殿执事梁易春带着霸图副执事张新杰—全霸图最厉害的医师兼霸图总执事夫人进来径直到许博远床前。
 
“你和你的精神体都感受不到他?我听说你们的结合度不是很高么?”张新杰坦然的接受了喻文州和梁易春的客气一面调开各种仪器开始进行常规的检查一边就问车前子。
 
“我不知道怎么跟您说……那感觉……感觉就是他的精神体在我眼前碎掉了。同时我就感受不到他了。”车前子想起雪白的北极狐在地穴口悲鸣一声化作漫天流光的样子,无助的看向张新杰“您神医圣手,您能救他么?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车前子现在就像在黑暗中的飞蛾,张新杰是他能抓住的唯一一簇火苗。
 
“我听喻队说过这位向导的情况。他的精神波段很特殊,能随着心情改变转换。那么据我分析,异族的那几只精神体等级本就凌驾与他之上太多,肯定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应该是在他的精神世界里进行了大范围大功率的震荡以进行逼供之类。以至于整个调节系统崩溃。既然他的精神波动特殊,那么必然不止会被心情精神影响,应该也会随着身体状况调节才对。我认为现在这种状态应该是精神世界的神经元已经撑不住震荡撕裂了,痛苦和虚弱使他的身体自动进入了自我保护的休眠状态。封闭意识以避免更大的伤害彻底损毁精神系统。”张新杰取下许博远身上的各种仪器道“身体机动潜能一切正常,生理需求很微弱,意识没有。”

皱了皱眉,张新杰礼貌的避开车前子灼热期待的目光“现阶段最好的治疗就是静养,调整好他的身体状态,以便让他的意识感应到已经度过了危险期,那时候应该就会苏醒了。除此之外,”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关掉了仪器“实在抱歉我无能为力。”
 
“会没事的。”喻文州拍了拍双目通红的车前子的肩膀“小许是位非常出色的向导,而且他很负责,不管是对工作还是对人。所以他不舍得离开的。”
 
“谢谢……”车前子没有抬头,声音一下子嘶哑了很多“我会照顾好他的,”握住许博远苍白冰凉的指尖,车前子眼里充满了执著“他一天不醒,我等他一天。他一世不醒,我等他这一世。下一世我还等,等到他醒为止。”松开许博远的手,车前子笑了。一对泛着些许碧色的眸子盈满了晶莹的星光,嘴角勾起的弧度很温暖。
 
对,不管多久,我等你。
 
喻文州带着梁易春走出了房间。车前子靠在沙发角上,絮絮叨叨的跟毫无反应的许博远唠嗑。从他出生时候亲戚给的伴生礼,讲到小时候翻墙去邻居家偷金属组装飞船把院子烧了,再到读完军校去微草应征。从他对王杰希的崇拜说到对许博远的爱。打霸图全员被副执事拉起来晨练说到霸图食堂的排骨今天放了几两醋。
 
他说着,他睡着。他坐着,他躺着。阳光在窗前停留又远去,窗口的树上花从开到败。

“诶,说真的。”车前子推开门要去取中段空白区中草堂送来的文件,他一直都不肯回去,所以中草堂有什么事情都会送过来给他在霸图处理“你再不起来我就要走了。你一个人在这吧,韩执事太吓人了。还是我们王执事和蔼一点。”阳光在这个时候正好落在许博远床上,给他苍白的面孔增加了一些暖意。许博远的睫毛很翘很可爱,光打上去能漏下一片斑驳。

车前子突然看见那片阴影抖动了一下,心跳瞬间漏了一拍。没等他连滚带爬的走到床边,他又清楚地看到许博远的睫毛明显的震颤了一下。

“博、博远?”车前子跪在床边,身子抖得厉害。他握住许博远的手,屏住呼吸死死的盯着他苍白的脸。风从窗口吹进,撩起许博远额前的刘海,似乎是要让车前子看个明白。
 
然后,他亲眼看见外面的夕阳在落地窗前最后的挣扎了一下,将橘红色的余晖投入许博远澄蓝的眸子,映的这两汪幽潭漾起了亮晶晶暖融融的波澜来。那对澄澈的眼睛眨了眨,话语带着声带久不震动的喑哑钻入车前子嗡鸣的耳蜗,其中夹着一丝揶揄的俏皮。

“车前子,你是我们黄少的徒弟吧,可真能说。”
 
车前子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也不知道这算是真爱感动上苍还是坚持出奇迹。

他顾不上像之前无数次计划的那样问问许博远身体如何了,也顾不上在他没醒的时候假想过的等他醒了就向他求婚的誓词,也想不到应该先去叫个医师,再给他倒杯水。
 
他只是颤抖着双臂,哽咽着抱紧许博远的身体,埋在这个他做梦都想要见到的人颈间,咬着牙哭的像个孩子。

许博远任他环着,少有乖巧的缩在这个磨了他一个多月的男人怀里,红着眼圈一遍遍的听他重复着“我好想你”和“对不起”。

————————————————————————
真的快结束了开心。我发誓我不会再多剧情了!
我的键盘有他自己的想法他就想写这么长的跟我没关系。嗯没错不关我的事。
而且我突然发现我四处欠债生活很是苟且啊……
反正我会尽快完结的。
谢谢你们这些天使还在看。
然后我即码。欢迎捉虫。
没屁放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