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中段空白区【十四】(哨向pa)(长篇)

#哨向设定。私设可多。趣多多那么多
#随机掉落各种cp。看缘分。
#ooc就是爱我不管你信不信
#没有文笔可言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车前子等不及跟队伍会合,北极狐的状态很差几乎随时可能消失。那种类似精神刺激的伤害也也越来越频繁。车前子真的怕下一刻这个连接他与他的向导的唯一线索就要在他眼前破碎。
 
异族的战力很强,但他们有个非常大的短板那就是在阴天的夜晚,乌云或薄雾遮住只有半个的月亮的情况下视力几乎为零。而且不管能不能看到天空,都一样奏效。似乎是阴半月特殊的一种磁场影响了他们的大脑屏蔽了视觉。虽然其他感官还是异常敏锐,但视觉毕竟是主要的反馈感,没有了视觉的异族至少是无法操纵机甲作战的。人类战争史上有记载的几次大成功的奇袭都是利用了异族这一缺陷。
 
天佑人类。这天晚上,刚好就是薄雾遮半月。异族的守卫还是同样的森严。但对于车前子这样一个主侦察的哨兵,在没有精神体坐镇的情况下,想绕过失去视觉的异族守卫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许博远的北极狐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在车前子顺利探过地穴悄然来到那巨大的地底建筑前的时候一闪身钻入了高维空间,身体化作虚幻消失在空气中。
 
同时,车前子感受到一股极其强横的精神力轰然爆发。瞬间判断出这股精神力并不是冲自己而来,车前子立刻提气尽可能隐藏自己的气息。飞速的绕过被这股精神力刺激的有些狂躁的异族守卫,悄悄的进入了这座地下堡垒。
 
车前子没有许博远那么强横的精神力,他也没心思管这些房间都是干嘛的。北极狐跟自己的猎隼心意相通,车前子一张手,大鸟扇着翅膀出现在他身前带路。

鸟眸在黑暗里闪着澄澈的金芒。猎隼一出来就直奔二楼而去。它飞的很高,贴在天花板上,连翅膀都很少挥动,几乎是一路滑翔着鬼魅一般登上了二楼,停在左边一间房间外面歪着脑袋看向一步步摸上来的车前子。
 
车前子半只脚已经踏上了二楼楼板,突然就在他手边靠墙的那个房间的门一下子推开了。一只异族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上还提着一个人。

人已经没意识了,呼吸紊乱毫无生机。眼瞧是活不成了。这人车前子不认识,但看到他低垂的脖颈间那一点赤色能确定是一位向导。
 
“难道他们抓了很多向导么?也许那些年失踪的向导难道都是地下这群畜生搞的鬼?”

车前子现在可没有地方躲,只能竭力贴紧墙壁,缩小自己的占位空间。打算等到那名异族走了自己再绕过去。毕竟现在的异族,几乎就是瞎子。就算其它四感再强只要自己不发出声音,释放杀气或者是精神波动和能量波动,那么对方基本是无法察觉的。
 
显然车前子的隐蔽做得很成功,那名异族拖着人径直走下了楼梯。车前子飞快地窜到猎隼指明的房间外,小心翼翼的趴在门板上仔细去听房间内的声响。
 
听了好一会儿,还是静悄悄的,并没什么动静。车前子原本也想再确定一下再做行动,但当他想到门那头就有可能是自己不眠不休找了好几个日夜的伴侣,他就再也静不下心来去听去思考,满脑子都是自己不间歇狂跳的心跳声。
 
车前子一把拉开房门,入眼是昏黄的灯光和灯光下木制的桌椅。房间非常空荡,除了一扇窗四面墙就什么都没有了。当车前子的目光落在靠窗的墙角的时候,瞳孔骤然紧缩。

他看见他心心念念的人,那个他这几天连做梦都在念叨的人。他看见他靠在窗边紧闭着双眼,脸色白的吓人,但却出奇的平静,安分乖巧,脆弱的不真实。似乎自己动作大一点,他下一刻就要消失。
 
车前子都不知道自己是走过去还是爬过去的。他只知道把许博远揽进怀里,紧紧的抱着,死不撒手。

许博远皱了皱眉,动了动手指,哼了一声还是不醒。车前子看着他小脸白的跟金纸似的,下巴明显的尖了,入手的分量也轻了很多,他心都要疼碎了。
 
“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你。我、我来迟了,对不起……我们回家吧,我们回家。”车前子手上有伤,抱许博远非常吃力。但他走的很稳。在他的臂弯中似乎是另一个世界,隔绝了一切的让人心安。

细碎的刘海遮掩下的眼睛里绿光闪动,溢满了森然的杀机。车前子与进来时候的小心截然不同,他丝毫没有掩盖自己的气息,猎隼停在他肩头,强烈的杀意蔓延在周身。

走到楼下,守卫的异族几乎立刻就感受到了芒刺在背的阴森。毫不迟疑的向车前子的方向扑来。车前子冷哼一声,猎隼无声的腾空,澄金的鸟眸里寒光闪烁“一群瞎子还要跳腾什么?都活不过今晚,不用急着来送死。”
 
车前子不慌不忙的站在原地,看着冲过来的异族守卫。嘴角的笑容一点点的扩大。

剧烈的能量波动伴随爆炸的轰鸣和漫天的火光冲天而起。车前子手中似炮似枪的长杆武器闪着夺目的光芒,灼热的能量射线四处扫射,精准的收割着生命。

微草的士兵都普遍掌握两个技能,一个是对空机甲的如臂使指,一个就是对放射类武器的精通使用。
 
车前子动静闹得很大,地穴中的异族几乎是倾巢而出。但视觉受影响的他们实力差不多下降了一大截。
 
嗡鸣声响起,异族的精神体发动了精神冲击。车前子还没反应过来,一股更加凝实的精神力轰然撞上自他背后而来的精神冲击。坎高犬独有的吠声自烟尘背后传来,夹杂着异族精神体的悲鸣。
 
来的是蓝雨圣殿战队最年轻的向导卢瀚文和跟着他身后低空进入的十几架微草圣殿的对空战甲。他们离得本就不远,极速行军也来的很快。大捧的炮火自空中压下,把这阴暗的地穴照的如同白昼。
 
两轮轰炸结束后,地穴已经是面目全非。异族开始向建筑内聚集,以建筑作为掩体被动防御。更高阶的精神体出面,开始与以卢瀚文为首的后至援军展开精神力的对轰。
 
眼瞧着刘小别带的对空战甲就要压上那高大的建筑,车前子突然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个被拖出房间的向导。既然一个房间是这样,那保不齐里面还有多少人类的向导。不能再接近了,会出人命的!
 
敌我双方精神力毫无掩饰的碰撞使得通讯基本失灵,车前子没办法,只好让自己的猎隼腾空而起,拦下机翼已经快碰到楼顶的对空战甲。刘小别见过车前子这只大鸟,立刻就停下了前冲的趋势。
 
“怎么了?”梁易春带着的蓝雨所属队伍是跟着对空战甲行动的,突然停下来他也是不得其解。
 
“不知道啊,诶梁执事要不您上来吧,枪炮无眼的,把您伤到可怎么办?”天南星的机甲离地也就十来米不到,半个身子探下来接梁易春的话。梁易春吓了一跳,看了他一眼,拔刀斩断因丧失视觉慌乱间冲到近前的异族士兵的脖子,不咸不淡的道“作为哨兵还不需要向导来保护。”
 
车前子的猎隼在厉声长鸣盘旋着落在天南星的机甲玻璃上。焦虑的拍打着翅膀,引着天南星向一个方向而去。
 
梁易春瞅了一眼问他:“你们的信鸽?”

天南星险些一口老血呛死自个“啥年代了怎么可能?这是车前子的信鸽!……呸……是车前子的精神体!”
 
“车前子?那博远在他身边么?他们现在在哪?安全么?”梁易春在涉及自己队员的生命面前,勉强算是产生了跟天南星说话的欲望。
 
“大哥,你当这是什么啊……又不是记录仪,我哪知道。跟着它走吧,我估摸再不去看看,就凭待会儿到这的霸图那些人能直接给他俩误杀在旮旯里。”
 
梁易春皱了皱眉,也想起先前那个夜未央跟他们说的车前子的状况,显然也是不容乐观。当下也不敢耽搁,没用天南星再说什么,踩着一块凸起的巨石纵身一跃,直接扒上了他的战甲。

机甲腾空而起,伴随着一只大鸟绕过那巨大的建筑。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端坐在地上。

天南星机甲还离地老高,梁易春已经跳了下去。就地一个翻滚冲到车前子面前。他自然不是担心车前子,他甚至这人长啥样也不太记得住。可他知道异族对付向导的办法,这一路上一直提心吊胆记着的就是许博远。现在好容易逮着个能知道人踪迹的,现在不急还等什么时候急。
 
几步来到近前就看见车前子怀里双眼紧闭安安分分待在车前子怀里的许博远。身上没什么明显严重的外伤,就是脸色白的吓人。
 
梁易春跟许博远感情本来就很好,当初许博远来应征就是梁易春亲自带完了新人指导,许博远又一直优秀讨喜。几年相处下来梁易春是真把这孩子当弟弟看。眼瞧着几天前走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现在就生死不明的躺在别人怀里他也不知道是该先生气还是先担心。
 
天南星打开机甲的防护罩这才爬了下来。走到车前子面前,看着低头不语的部下“怎么样了?”

车前子触电一般抬头,没看天南星,而是转头看向怒目盯着自己的梁易春,嘴唇翕动“抱歉……”
 
梁易春没什么表情“不用。人怎么样?”他人没什么表示,可是身边的帕拉斯猫却弓起了脊梁,凶戾的朝着车前子肩头的猎隼呲了呲牙。
 
车前子摇摇头,虽然看不清神色,但他的声音罕见的带着几分颤抖“我不知道……他一直都不醒,连精神体也找不到。但是临时标记还在,虽然已经淡化,但应该是因为到期限了,意识并没有被粉碎。”说到这,车前子紧了紧怀抱“但透支的很严重,我不知道他会不会……会不会再也醒不过来了……我感觉不到他了,哪怕有标记我依旧感觉不到他。”


————————————————————————
马上 真的马上就结束了
长的超出生命orz
我保证发糖。保证!
然后真的谢谢你们还在看我写的这个玩意
你们真是天使
然后我即码 欢迎捉虫
藏心心给你们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