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中段空白区【十三】【哨向pa】(长篇)

#哨向设定。私设如山。武当山。
#ooc还是一如既往地爱我
#不定期掉落各种cp。一切随缘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车前子睡的很不踏实,在交战区的野外他需要时刻戒备一切可能发生的危机。石头间隙灌进来的风很凉,还夹杂着尖利的呼啸。他的伤情不容乐观,右臂几乎已经失去知觉。眉宇间盈满了倦意。那只猎隼停在石头上,澄金的鸟眸显得忧心忡忡,竖立的瞳仁频繁的收缩着,似乎是在找寻什么。

突然,就在这一人一鸟不远的地方,夜空中的月亮突然扭曲了一下。撕裂的空间洞里摔出一个小小的灰色毛球。毛球踉跄着滚出好几步,才勉强站稳身形。仰头朝着停在石头上呆住了的大鸟嚎了一声,抡圆了尾巴飞速的向着车前子的方向狂奔而来。

那猎隼先是一愣,接着全身羽毛竖立,兴奋地身子都在颤抖,似乎见到这狐狸连怎么飞都忘了。歪歪斜斜踉踉跄跄好容易的扑棱到灰毛球身边,亲昵的蹭了蹭护理好灰色的绒毛,仰天一声长啸。郁闷悲怆随着这声嘹亮的鹰鸣都一扫而空。

车前子迷迷糊糊的还没怎么醒,但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以为出了什么意外的他反手抽出两把短刀,眼睛还没睁开已经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见猎隼翅膀下北极狐的瞬间他整个人剧烈的震颤了一下,刀被扔在地上,车前子踉跄了一下,颤抖着双手冲过去抱起狐狸左看右看。车前子只觉得心跳剧烈的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张嘴,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表情。笑笑不出来,哭又没有眼泪。车前子能看出北极狐受了很严重的伤害,毛发散乱还沾着些许血迹,眼睛也没了神采。

同样的他已经能知道许博远是个什么情况了。惊喜、担心、愤怒、焦急同时涌上心头,车前子现在的表情可以说是相当狰狞了。

突然,怀里的北极狐颤抖了一下,呜咽着呕出一口鲜血,利爪在车前子手臂上划出一道道血痕,不住地挣扎着显得很痛苦。连带着身体都开始有些透明。
 
车前子瞳孔一缩,无尽的杀意疯狂的涌动。他知道北极狐这个状态说明许博远正在经历什么。猎隼扑下来用精神力安抚着北极狐,口中悲鸣不断。
 
过了好一会儿,狐狸才停止了颤抖。跳出车前子的臂弯飞速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猎隼张开翅膀,示意车前子跟上。
 
车前子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非常勉强了。手腕和其它部位的外伤带来的疼痛以及精神透支的眩晕感都在一丝丝的瓦解着他的意识。但他知道这只狐狸出现的目的。

许博远,他的向导在等他,在需要他,他必须去,必须找到他,死也要死在他身前。
 
哨兵不只是一个人,一个异能者而已。车前子的父亲经常教导他,作为一个哨兵,既然标记了向导就要负责,要用生命去守护伴侣。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轻易去标记向导。因为你的向导从被你标记开始就算是放弃了自由,他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车前子他们这一走,就走到了太阳悬空。空间穿梭倒是迅速方便,可奈何车前子毕竟还是血肉之躯。他也不能指望自己的精神体傻鸟去救自己的伴侣。咬着牙死撑,车前子几乎是一步步拖着走到了许博远之前被押送进去的地穴附近。

其实那个地穴距离他们遭遇战的地方很近,绕过一片小树林和一个沼泽坑就能看见一棵极粗的古树躺在那里,古树躯干下压的封石推开就能看见地穴的入口了。车前子深知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他就算再着急也不能进去送死。自己死了是小把许博远搭进去就麻烦了。压下心中的不安和焦躁勉强在附近的树林里寻了个角落休息。

直到夜幕笼罩了世界,一个人影随着一条灰色的影子飞快地溜出了树林,在一棵栽倒的古树面前几个晃神就不见了人影。
 
与此同时,梁易春和天南星带了队伍,已经从车前子给他们的标记点折向车前子刚刚发送的地穴坐标而来。同时收到地穴位置的还有前线的几个主殿,各战队主力也已经在路上了。
 
异族真的吞了太多块蛋糕,现在已经该是为他们的贪心买单的时候了。


————————————————————————
故事已经进行到最后一个高潮的前夕了。考完试感觉不会说中文了……我会尽量快点这几天之内大概就会完结

真的超出预想的长谢谢你们这些小天使还在看。

我即码,欢迎捉虫。爱你们。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