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阁你许哥

来。跟我念。咕咕咕咕咕咕咕

【车蓝】中段空白区【十一】(哨向pa)(长篇)

#哨向设定私设如山。峨眉山
#含其他各种cp。很多。而且无计划看心情随机插入。
#ooc高能预警
#要考试了更新不定。篇幅较长。谢谢观看。
#纯属娱乐。如有不适还请多多包涵。
  Go
————————————————————————

梁易春前脚送走许博远他们,后脚就被喻文州叫去开军部大会。联盟给的任务是希望前线各殿向前推进。将交战区纳入人类的领地。

接到了任务后纵观形势,喻文州决定趁异族后撤整顿向前推进。需要分殿大量的配合。梁易春领了他要做的事情刚起身打算离开,手腕一震,光屏自动展开了。

梁易春还没反应过来关上,许博远的声音传了过来“大春,你们的信息有误。异族压根没撤!”

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沉。异族没撤?那可都是异族主力攻城的队伍啊。“凶多吉少”四个字在众人心中蔓延。
 
许博远好像还想说什么的样子,但是还没张嘴,身后就爆起一团火光。梁易春他们能清晰的听见有人骂了句脏话然后是许博远朝着光屏喊“他们他娘有重武器。还有精……”最后一句话没说完,光屏咔的一声消失了。会议厅里顿时静了下来。大家脸色都很难看。
 
“喻队!”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腾地站了起来“我要去支援!许哥哥他们撑不住的!”旁边郑轩眼疾手快,伸手拉住激动得快要跳起来的卢瀚文。
 
“大春。”喻文州皱紧了眉头“通知微草和霸图。毕竟是我们三家的人。我们不好扔下别人不管,一时间却也没那么多人出去救援。叫他们即刻派人过来。你带着技术部锁定小许他们的位置。瀚文。你跟着去吧。”
 
“真的?!”卢瀚文脚边一只半大的坎高犬兴奋地跳起来老高。“谢谢喻队!”

“知道你跟你许哥哥亲。不知道的以为你要娶他呢。不叫你去你怕不是会难受的浑身长草。小卢,我说你怎么就不能学学我呢。处变不惊,沉着冷静。我教你的你都记哪去了?跟着包子一起吃了?”黄少天站起来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膀“小心点啊。不许脱离集体,不许擅自行动。不……”

“知道了黄少!大家回头见!”卢瀚文哪能听黄少天说完,拉着梁易春就跑。
 
一马平川的土地上,炮火不断地从天空划过。空中地面到处是喷吐的火舌和各色野兽相互撕裂空间的扭曲的波动。

许博远此刻坐在车前子身边,脸色发白。精神力在周身翻腾,尽力的增幅着地面的作战团队。白色的北极狐显得很萎靡,颤抖着把脑袋塞在车前子的猎隼翅膀下。
 
“不行。”车前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战况。“他们的精神体对我们的干扰太大了。电波失灵,打的根本毫无章法可言。”

“他们在试图控制我们的向导。”许博远眉头皱得很紧。“那怎么办?”车前子转头问他,却见他脸色白的吓人。“喂你没事吧?别逞强啊!”话音未落,身下就是一下子剧烈的震颤。警报顿时响彻整个驾驶舱。

“车前子!”许博远睁开眼睛慌忙的伸手探向车前子的位置。入手却是车前子微有些潮湿的手掌。“在呢。抱紧。”下一瞬车前子将人搂在怀里在许博远惊呼中开启自动续航敲碎驾驶舱的玻璃直接跳了出去。

没等许博远考虑一下遗言写什么财产分给谁,车前子的机甲已经一头扎进了异族一个方阵的炮架子里,爆炸的气浪和烟尘一下子弥漫到很远的地方。

车前子带着许博远噗的掉进烟尘里。等车前子将撑地的手再抬起的时候,疼得他一声闷哼。

正在大家都犹豫着要不要冲进去救人,就听见许博远喊了一声“跑!”强烈的精神波动瞬间荡开,众人都是精神一振。没敢耽搁飞速的朝着霸图前线的方向就撤了过去。
 
车前子给许博远一嗓子震得脑仁都疼。偏过头去想拯救一下自己的耳朵,就感觉到怀里的人先是颤抖了一下,接着一口血全喷在他衣服上了。
 
车前子愣了一下,整个人开始恐慌。许博远安安静静的靠在他怀里,眼睛闭的很紧。显然已经没了意识。等到找了好几圈没见到他的狐狸,车前子就真的慌了。颤抖着手去探人的呼吸,感受到微弱的热气才稍微安心。

爆炸带来的烟雾快要散了,车前子腕骨似乎情况很糟。他整条右臂都用不上力气,只能是半拖着许博远勉强起身。

刚转过身还没等迈腿,一柄弯刀刷的闪过抵上了他的喉管。目光上移对上一双黄色的眼睛。瞳孔旋转着黑色的三棱柱。
 
卢瀚文他们纠集人马立刻就出发了。在途中技术部传来消息那边表示没办法判定确切位置,只能划了范围。卢瀚文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哪个放心他自己出来。梁易春怕笔言飞几个跟着这孩子一起犯熊,就自己跟着来了。

许博远他们走了不远,他们又全是战甲轻装上阵,很快的就到了划定区域。但是技术部给的范围着实太大了点。正在他们急的要冒烟的时候,一组对空战甲从他们头上飞过。赫然是微草得到消息已经来了。显然发现了他们,全部战甲盘旋一周依次降落在周围。紧接着驾驶舱打开,钻出一队人马。为首的是微草主殿的刘小别,随后就是分殿总执事天南星。
 
看到刘小别,卢瀚文眼睛都亮了。刚要过去说话,梁易春腕上光屏就展开了。卢瀚文赶忙又凑过来仔细的盯着。天南星丝毫不理会梁易春嫌弃的目光,也快步上前盯着光屏。要是眼神有能量,估计几个人能把这玩意盯碎了。

画面扭曲了几下,还是一片漆黑。但是传出了一个声音。电流里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寒意“坐标1760 24。”
 
“车前子!”天南星挑了挑眉“报告情况。”

“执事?”那个声音多少有点意外,语气缓和了很多。“伤亡很大还在统计。我们隐蔽在一个早年风洞中,暂时安全。机甲受损严重。”

天南星示意中草堂的人回机甲上去“等我们过去。”

“不了。让他们等吧。”车前子的声音冷的有些僵硬。“他们带走了我的伴侣。我要去找他””
 
“博远?!”梁易春一下子就急了。
 
“许哥哥!”卢瀚文更急。脚边的坎高犬愤怒的咆哮起来。
 
“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他。我现在就去找他。要么我带他回来,要么就麻烦你们把我们一起抬回来吧。”光屏依旧没有画面,几声杂音过后彻底的沉寂了。天南星阻拦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来,通讯已经结束了。

梁易春关了光屏,看向天南星心里就窝着一股火。可是又不是人家的毛病,也没法发作,只能一直盯着他以作缓解。不然他非一口气憋死。

天南星给看的发毛直往后退。“那什么……梁执事啊,我们即刻出发?”

梁易春瞥了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个“嗯”来带着人就走。


————————————————————————
对不起各位小天使我的战争场面写的很糟糕。以后还是尽量避免写这个。练好了再嘚瑟……
然后我在备考更新不定。超级抱歉。
这玩意贼长。我可能还要写这些的量。你们还在看真是太感谢了。
剧情走的还可以。我会尽量快点然后把每片儿的容量扩大。尽快完结。
谢谢你们看到这。你们都是天使。
即码。欢迎捉虫。
没屁放了。

评论(6)

热度(13)